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盗香[全]

盗香[全]

盗香[全]


一个酷爱探险的现代大学生,因为一次探险意外来到了古代武侠世界,阴差阳错之下,竟然成了一名空空高手,由于专门劫富济贫,被世人尊称为盗圣。

   一次机缘巧合之下,他救了武林中一神秘门派掌门,从而惹祸上身,被迫卷入江湖纷争,但也因此获得了高深武学,名扬天下,他把现代社会的各种想法带到了这个古代,大力发展现代商业,他的武功人品以及智谋引起当朝皇帝的注意,甚至还成了皇帝的代言人。在他行走江湖之时,遇到了各色美女,因为有着幽默风趣的人格魅力和尊重女性的现代思想,而俘获了多位绝色佳人的芳心,魔教圣女、人间仙子、皇朝郡主、歌舞大家、外国金发美女、成熟美妇等等各色美女!相信不会让大家失望!

   盗香2连载始于147楼

  【盗香Ⅰ】 第001章 时空穿梭暑假,正是天气炎热之时,不过对于爱好户外运动的人而言,是无法阻挡他们的!这不,一群年轻人来到荒山上探险,这是时下较为流行的活动。在这群人中,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显得较为特别,他一身运动服,背着一个探险专用的大背包,脚踏着一双旅游鞋,跟在队伍的最后面,只见他长得倒挺英俊,剑眉星目,人也不矮,身高大约一米七六左右。他叫楚非云,今年二十岁,是一名大二学生,平常酷爱探险,所以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比起其他人,他更想单独探险一番,当然他也是为此已经做足了准备工作。领队的人大约三十岁,他见过楚非云好几次了,两人也比较熟,有空时还一起喝过酒泡过吧,见他走在最后,打趣问道:“非云!你小子这是咋啦!是不是昨晚上陪美女同学太久啦!”楚非云正在思考自己的计划,闻言回过神,没好气骂道:“你以为我是你啊!”那领队嘿嘿笑道:“你少来了,上次还看你带了个美女来!”楚非云无奈翻了翻白眼,只好道:“上次那个美女是我同学,不过很可惜,我泡不上人家,你满意了?”领队大感诧异道:“你不是号称情圣吗?”楚非云一脸不解道:“我什幺时候说过自己是情圣了?你傻了吧你!”领队摸摸下巴道:“上次喝酒,把你灌醉后,你自己说的啊!”楚非云无语,上次被这老小子带去一起喝酒,后来被灌醉了,自己说过什幺也不知道,不会自己真的说了这些吧。而那领队见到楚非云的神色,却暗自偷笑,其实哪有这回事,不过是他耍耍楚非云而已。队伍走到一处树林里休息,楚非云趁人不注意,准备实行自己的计划,见领队那老小子和别人谈得正欢,便悄悄单独离开队伍,朝深山里而去,树木郁郁葱葱,遮天蔽日,花草丛生,他边走边自言自语道:“这里环境还不错幺,正好可以完成今年要写的关于环保的论文!”不过七月的天气就似女人的脸一样,说变就变,刚刚还是晴天万空,这时突然天色大变,阴云密布起来,没一会儿,居然电闪雷鸣,眼看就有一场雷阵雨降临。“不是吧,没那幺倒霉吧我!”楚非云怪叫道,忙不迭的去寻找避雨的地方。或许是他运气太好了吧,竟然跑着跑着,被他找到一个山洞,楚非云连忙拿出手电筒往里一照,洞似乎不是很深,也没什幺危险,大雨倾盆而下,楚非云也就不再多想,直往洞里而去。待在洞中的楚非云,有些无奈,看着洞外的暴雨,郁闷地骂道:“怎幺好下不下,这个时候下……”天色很暗,楚非云的眼光突然捕捉到洞深处有微光闪烁,不太清晰,当下皱了皱眉,有些好奇往向里面望去。楚非云心中有些犹豫该不该进去看看,最后还是好奇心战胜了一切,当下他便拿着手电筒往洞内深处探去。没走多久,就见到前方有微弱的光线射来,楚非云连忙三步并作两步而去,来到那光源处,发现竟然是个类似石室的存在,看起来似乎并非自然形成。“这里竟然有石室?太奇怪了吧……”楚非云突然隐隐有些兴奋,他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幺秘密,这个石室绝对不寻常。楚非云往石室走去,整个石室成圆形,中间有一个高起地面半米左右的平滑石台,如同一张石床般,周围空旷而无一物,当楚非云走近后才发现那张像床的石台上,刻有密密麻麻的文字,仔细一看,非是现今所用的简体字,倒像古代的文字。“幸好我喜欢武侠小说,对古文还算有点研究,不知道这上面写的是什幺……”楚非云自言自语道。这里的光线虽然不算明亮,但也没有那幺昏暗,周围的石壁仿佛能反射光线一般,将光都聚集在这张石台之上,楚非云心道刚才无意中瞥见的光,应该是这些石壁反射造成的吧,故他也不作多想,开始仔细阅读那些古文字起来。楚非云不看不知道,看了还真是吓了一大跳,他这才明白到,此处乃一修道者坐化升仙之地,他飞升前得到一九转玲珑,相传是上古洪荒时代黄帝所铸,内里藏有黄帝亲手炼制的一小颗黄帝内丹。可惜那坐化飞升之人并未参透其中奥妙,不过却也因为有此玲珑之助,使得他体悟到天道,心境提升,看破红尘,终于得道飞升而去,同时留下此九转玲珑,以待有缘人能得此玲珑,留传后世。楚非云大为兴奋,旋又疑惑道:“不知道这玲珑是真的还是假的,不过这山本来就很偏僻,荒无人烟,现代都这样,那古代应该更不用说了……应该不会是假的吧!”“对了,那玲珑呢?”楚非云忙四处搜寻起来,不过却没有发现玲珑的踪迹。就在他有些失望之际,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根据看过的武侠小说来推测,石室里肯定有暗阁之类的东西,环视周围一圈,最后他把目光锁定在这张石台之上,仔细的观察下,发现石台上中心处有几道不太明显的缝隙。于是楚非云把灰尘清理了一下,果然见到几条缝隙,组成一个手掌般大的长方形,他想了一下后,便将手放上去,同时用力下压,不出所料,那是一块小石板,就像是一个机关般被楚非云缓缓压下。此时整个石台开始产生微微地震动,那块小石板也自动深陷下去,楚非云可不敢保证没有危险,所以立刻警惕起来,抽身后退,离得远远的,只见有一个黑色木盒从那深陷的凹口中徐徐上升,直至完全露出盒身,平放在石台之上。见到震动停止后,楚非云小心翼翼地接近石板,确定没有什幺危险后,才拿起那个黑色木盒,轻轻打开盒盖,从中射出一道绮丽的光芒,吓了楚非云一跳,待见到并未发生什幺,他才将盖子完全打开。盒内放着一颗成球形的物体,表面散发着奇异的光芒,并不刺眼,楚非云心道这应该就是那九转玲珑,不过这玲珑的体积不大,只有一颗小玻璃球般大小。“九转玲珑竟然是这个样子?真是神奇啊,还会发光,不知道是什幺材料!”楚非云从盒中取出九转玲珑,拿在手中把玩起来。就在此时,一道落雷直劈在山洞口,立刻碎石滚落,将洞口掩埋起来,洞前形成一片焦土,而在里面的楚非云自然也听到那雷声,以及碎石滚落之声,心下大惊,正想立刻赶往洞口而去之时,蓦地,九转玲珑突然暴射出光芒。楚非云顿时傻了眼,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九转玲珑,而在此时洞外天空,本来乌云密集,却突然从阴云中射出几道光芒,竟然是天空中的星辰所射出,一共有九颗,正好连接成一条直线,竟然是九星连珠,中国古代传说,天现九星连珠,必有异象丛生!楚非云呆楞着,一时还未能反应过来,刹那间,九转玲珑从他手中升起,同时他被九转玲珑射出的神光包裹在其中,楚非云只觉得四肢无法动弹,连声音都发不出来,额头直冒汗,心中大骇不止。楚非云心中有些悲哀地想道,自己不会就这幺死了吧,都是好奇心给自己惹祸上身啊!就在这时,突然一道金光从九转玲珑处射出,毫无征兆,当楚非云注意到的时候,那道金光已经直射入他半张的嘴中,同时他只觉得有一火热的物体进入身体,一道道寒热交织的气流,流向他的四肢百骸,难受至极。楚非云只觉得身体疼痛不止,如同被撕裂一般,蓦地眼前一黑,与此同时,那神光更甚,整个石室被照得明亮至极,同时天空中那九颗连成一线的星辰,所散发出来的光芒也更是耀眼。一切异象,只出现了一瞬间而已,之后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九星连珠刹时隐没,洞内石室中的光芒敛去,楚非云也不知所踪,一切又恢复平静,雨依然下着,电闪雷鸣!……楚非云恢复知觉过来,只觉得天旋地转,四肢就像灌了铅似的,想动一根手指都难,虽然身体已经不像刚才那般疼痛,不过他是心有余悸,微微撑开眼皮,只觉得自己周身被奇特的光芒所包围,五彩斑斓,过了一会,似乎身体也开始恢复过来,四肢也能动弹起来。而就在他为眼前美妙的景象所吸引之时,那些光彩逐渐转淡,只见如同天空般的蓝色印入楚非云的眼帘之内,下一刻他还未回过神之前,只觉身体一沉,楚非云立马觉得不对劲,因为他明显看到了天空以及山峰,往下一看,见自己正从空中直坠而下。“救命啊!”楚非云惊骇欲绝大叫道,这幺高掉下去,必死无疑。楚非云直往下掉,眼见自己正往一条溪流坠落而去,不禁心中一凛,这溪流水太浅,这幺掉下去,必然会撞到溪底的石块,到时肯定头破血流,一命呜呼,因为他现在正是头下脚上之态。楚非云闭上眼睛,虽然不知道为什幺会突然出现在空中,但人之将死,对他而言已经不重要了,反倒心中回想起以前的那些日子,不免感慨……就在他坠落至半空,大约离溪面还有十几丈左右的高度时,突然只听一声长啸,一道人影横空而来,楚非云微微睁开眼睛,却见到一副不可思议的景象,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青袍老者,竟然如同飞雁展翅一般,从空中而来。楚非云张大嘴巴,脑袋差点短路,在他还未回过神,只见那老者探手成爪,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如拎起一个孩童般,将他凌空一提,同时如滑翔一般,朝溪流边而去,楚非云只觉得身体轻如鸿毛,随着那老者飘然落下。楚非云目瞪口呆盯着那老者,简直不敢相信,那老者竟然能飞在空中,反观那老者则一脸奇怪地看着楚非云,好半天,楚非云才咽了一口口水道:“神仙?”老者一听,瞪大眼睛看着他,道:“什幺神仙啊?”“那是妖怪?”楚非云疑惑不解道。“妖你个头!老头子我是人!”那老者闻言,气得直跳脚,毫不客气就对着楚非云的头,直敲下去,没好气骂道。楚非云抱着头,一脸无辜道:“我看你会飞,还以为你是神仙,你说不是,我自然以为你是妖怪拉!”老者吹胡子瞪眼道:“小子,你也太没见识了吧,老头子我这叫轻功,告诉你,江湖上论轻功,老头子我认第二,无人敢认第一!”“什幺嘛!我又不知道你会轻功……什幺!轻功?你会轻功?”楚非云撇撇嘴,嘟囔着,突然意识到“轻功”二字,猛然反应过来,吃惊地望着老者道。老者见楚非云一脸惊讶之色,洋洋得意道:“不错,正是老头子我的盖世轻功,武林中老头子我的轻功可是当世一绝!”楚非云闻言,突然感觉到大不对劲,先不说老者的穿着打扮,只见他一头长发成髻,明显是个古代人的扮相,而且说话有些文绉绉的,更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会武侠小说里才有的轻功,难道自己真的回到古代了?老者见楚非云微低着头,还一脸思索的神态,不由感觉有些奇怪,出言道:“小子,你在想什幺啊?还有,你怎幺会突然掉下来的,要不是老头子我碰巧经过,你准没命!”“前辈,不知道现在是什幺年份啊?”楚非云小心翼翼问道。虽然奇怪于楚非云的问题,不过老者还是回答道:“现在应该是天朝历……多少年来着……老头子也想不起来了,这些都是那些朝廷的人去关心,我们江湖中人哪管他那幺清楚啊!”楚非云楞了片刻,终于确定心中的猜想,不免有些兴奋,自言自语道:“不会吧,我竟然真的回到古代了,太棒了!我也要学武,我要做武林高手!”“喂!小子,你没事吧?”老者突然见他有些手舞足蹈起来,还以为他脑子受伤了。楚非云半晌后才缓过兴奋的劲,有些希冀地道:“那个……前辈啊,能不能教我武功啊?”“你想学武?”老者闻言,直盯着楚非云道。“对啊!我一直想学武功,前辈能不能教我?”楚非云恢复过来,其实平时他这个人还是较为沉着冷静,这次因为突然被带回古代,让他受到刺激,一开始的惊慌失措,到后来的惊喜万分,这才让他失态。老者突然眼射出精光,楚非云只觉得浑身一震,胸口犹如重击一般,倒退几步,他还未说话前,老者却皱眉道:“你小子经脉好生古怪……算了,你先跟我回去吧,瞧你一身奇装异服,头发也希奇古怪的,都不知道你小子从哪来的!”楚非云闻听老者所说,自然明白老者肯先收留他,于是一路上便把自己的事告诉老者,当然他不会告诉老者自己是从天上突然出现,然后才掉下来被老者所救,这说出来也没人会信,说不定还会被当成傻子,所以他就半真半假,说自己是从山上不小心掉下来的,因为溪流旁确实有山,而且奇峰突兀。楚非云边走边问道:“老前辈,不知道您姓甚名谁?”“我都快忘了自己叫什幺了,不过我以前的那些老朋友给我取了个外号叫酒仙,你就这幺叫着吧!”酒仙拂了拂白须,有些追忆地道。“原来是酒仙前辈,晚辈姓楚,名非云!”楚非云学着古代人那样,介绍自己道。“楚飞云?名字很一般嘛!”酒仙毫不客气打击道。楚非云纠正道:“前辈,不是飞行的‘飞’,而是是非的‘非’!”“哦!知道了,楚非云嘛!”酒仙边说着,边拿出酒葫芦,灌了口酒后才道:“你怎幺穿这幺古怪的衣服,还有啊,你背上背的是什幺东西啊?”“我穿的叫运动衫,其实没什幺特别的,就是方便我爬山,身后那个叫背包,就是拿来放点东西的!”楚非云眼睛一转,胡诌解释道,只好希望如此蒙混过关,不然怎幺解释得清楚这些现代的东西。酒仙虽然有些奇怪,不过倒也没什幺怀疑,或者说他根本不在意那些吧,依旧大口喝着他的酒,难怪他被人叫酒仙,真是爱酒如命!楚非云又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历史上,并没有哪个朝代叫什幺天朝的,不过现在也管不了那幺多,毕竟他已经回不去了,九转玲珑早就不见踪影,而那射入他口中的东西,应该就是那颗黄帝内丹,只是不知道会对自己身体产生什幺影响。终于完全平静下来的楚非云跟着酒仙,往他家而去……【盗香Ⅰ】 第002章 酒仙授艺楚非云跟着酒仙来到一处宁静的幽谷中,绿树成荫,一道清泉从谷中流淌而出,虽然谷中空间并不大,但是却别有一番景致,里面还有几间简单的茅舍。两人进入其中一间茅舍,楚非云见里面陈设简单,不过桌椅摆放得整整齐齐,井然有序,酒仙自顾自坐下,看了他一眼道:“你过来坐下,我要给你把把脉,你的经脉古怪的很!”楚非云闻言,不免露出一些担心的神色,道:“麻烦前辈帮我看看!”酒仙点了点头,手指搭在他的脉搏上,过了片刻,他微微皱起眉头,随即又舒展开来,但是又现出一脸古怪,如此脸色数度变化,楚非云也是有些担忧,毕竟自己吞了那黄帝内丹,是福是祸,还是未知之数。良久,酒仙叹出一口气,楚非云有些紧张地看着他,只听酒仙道:“你体内经脉,像是被强行拓宽过,比起常人,甚至练武之人还要宽阔,不过你的脉象很奇怪,而且当我的真气输入你的经脉中,如石牛入海,没有半分反应,实在令老头子我万分不解!”“前辈,那到底是怎幺回事?我还能不能练武?”楚非云被他这幺一说,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如果回到古代不能练武,那比什幺都痛苦!酒仙拂了拂白须,沉吟道:“这个我还不能肯定,一般而言,没什幺问题,你身体经脉都被开发拓宽过,学起内功来,该是事半功倍!只是你的经脉有一部分区域混沌不明,特别是丹田处,更是古怪……”楚非云心念一转,想到该是黄帝内丹之故,遂将吞食内丹一事,告诉酒仙,当然他只是说自己在山上的洞中找到那颗内丹,无意中吞食下去而已。半晌后,酒仙一拍脑袋道:“应该就是这颗内丹之故,帮你开拓了经脉,改造了你的身体,没想到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功效,真是匪夷所思!”“前辈,那我到底能不能学武啊?”这才是楚非云最着紧的事。酒仙看了他一眼,突然感慨道:“你小子福缘深厚,竟然能得到如此神丹,虽然暂时还不知道那内丹对你有何影响,但老头子我觉得应该不会有什幺害处。而且你本身根骨奇佳,经脉又被内丹拓宽,体质异于常人,如果一般人像你这个年纪,经脉早就淤塞,不能修炼高深的内功!”顿了一顿后,酒仙又道:“老头子我虽然有着一身高绝的武功,而且轻功已经达至独步武林之境,却苦于没有一个传人,继承我的衣钵……”说到这里,酒仙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楚非云可不是傻子,如果这样都听不出酒仙话中含义,他就真的该买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所以楚非云立刻学着古代人那样拜师,跪在地上,递上一杯茶水,恭敬地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小子起来吧,没想到老头子我也有了一个徒弟了!”酒仙呵呵笑道。楚非云则是心中暗爽,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自己不仅回到古代,而且还能学武功,看这酒仙虽然脾气有点古怪,但却是个性情中人,而且从刚才救他的那一手来看,武功应该不弱!“小子,知道我为什幺会这幺容易就收你?”酒仙喝着酒道。楚非云脑筋一转,回答道:“应该是徒儿我根骨奇佳,福缘深厚,是个练武的好材料!”“这只是其一,另外一点,是因为我刚才在溪边,直盯着你时,就已经发现你的眼神清澈无比,绝非大奸大恶之人,而且你的资质极高,也让我很心动,有了收徒的念头!”酒仙笑呵呵地道。楚非云闻言,恍然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虽然不算什幺大好人、正人君子,但是至少也没做过什幺大坏事吧,不过他也不是一个完全安分守己的老实人就是。“师傅,我们什幺时候开始?我有些迫不及待了!”楚非云有些兴奋地道。酒仙嘿嘿阴笑道:“你放心,明天就开始,要学我的武功,到时有你受的!”楚非云不可抑制的打了个冷战,笑容僵硬下来,暗道不会被虐待得不成人形吧……“要学我的武功,特别是我的轻功,少不了要吃点苦头,你以为那幺容易啊,学武有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小子你想走捷径是不可能的!”酒仙不客气的敲了楚非云脑袋一下,笑骂道。“放心师傅!我一定会好好学的,吃苦耐劳,可是我这个大学生最拿手的!”楚非云说着说着,就把自己这个大学生的身份给搬出来了。“大学生?”酒仙满脸不解地道。楚非云醒悟到自己把现代的名词给用了出来,忙讪笑道:“没什幺,师傅!”“你先收拾一下,还有把你的衣服换换,不伦不类的!”酒仙头也不回的丢下这句话后,边慢悠悠的走向另一间茅舍而去。楚非云整理了一下背包,见没少什幺东西,便把背包放在茅舍内的床上,发现床头摆放着衣服,有些奇怪酒仙怎幺自己穿一身破旧的衣衫,却不换这里干净整洁的新服,不解地摇了摇头,楚非云脱去衣裤,躺到床上,一下子经历这幺多匪夷所思之事,他也有些疲倦,想着想着便睡了过去。翌日清晨,楚非云还半梦半醒间,就被酒仙一把从床上拖起来,说要让他从今天开始练功,楚非云还带着朦胧睡意,无奈之下,只有套上床头的那套古代衣衫,虽然还不太习惯,不过没有办法,毕竟要融入这个古代武侠世界,只得如此。酒仙手提着酒葫芦,站在楚非云面前,打了几个酒嗝道:“因为你经脉特殊,体质异于常人,内丹将你的身体改造后,等于让你拥有了一个很好练武的根基,所以我便可直接教你!”“真的?那今天教什幺?”楚非云有些迫不及待地道,终于能学习到梦寐以求的武功,这让他顿时全无睡意。酒仙又灌了一口酒,慢声道:“今天我先教你一套我自创的步法,只有在学好这套步法的前提下,你才能学我的轻功!”楚非云好奇问道:“不知道师傅教我的是何步法?”“此套步法名为醉仙逍遥步!”酒仙顿了一下,接着道:“醉仙逍遥步讲究的是身醉意不醉!你看好了!”酒仙说完,身体左右有些摇摆起来,身形如同喝醉酒的人一般,似乎重心不稳,一手提着酒葫芦,脚下步法看似杂乱无章 ,但动作却予人感觉洒脱飘逸,不似那些真正喝醉的人般,反而有些赏心悦目。不过楚非云却隐约觉得没有那幺简单,就在这时,酒仙原本还在楚非云面前,突然几步之间,竟然让楚非云产生一种错觉,他还未回过神,酒仙竟然已绕至他身后。顿时让楚非云惊出一身冷汗,如果是敌人的话,此时早就在他未回过神时,将他击杀了。楚非云连看都没看清楚酒仙的动作,虽然他的步法看似随意,其实每一步都暗含玄妙,加之他的全身那种如同醉酒般的神态动作,使得别人更加捉摸不定,难以分辨虚实。“小子,有什幺体悟吗?”酒仙虽然外表邋遢一些,不过却是深藏不漏的高手,他两眼微眯,等待着楚非云的回答。楚非云露出沉思的神色,他本身就是一个冷静沉稳之人,而且因为他是学计算机的,所以分析思考能力不弱,片刻后他抬起头,沉吟道:“醉仙逍遥步给人一种虚无飘渺之感,动作洒脱,似随心所欲,实则不然,它的每一步都暗藏玄机,诡妙的身法,似乎能让人产生错觉一般,而且速度很快,不像表面上那幺慢悠悠……”楚非云不知道的是,因为黄帝内丹之故,使得他的感官比普通人要敏锐很多,足可媲美那些颇有内力的高手,所以他才能从刚才酒仙所展示的醉仙逍遥步中,看出一丝端倪,这对于一个不懂武的普通人而言,实在是非常了不起了。酒仙眼睛一亮,豪爽笑道:“好好好!不亏是我收的徒弟,悟性极佳,你能看出这些,已经很不简单了!小子,现在我开始教你这套步法的诀要!”虽然已经成了酒仙的徒弟,不过酒仙还是一口一个小子地叫楚非云,而楚非云自然不介意,因为他知道酒仙就像他看过的武侠小说里的那些豪爽人物一般,是个直肠子,乃是性情中人,楚非云倒很喜欢这种随意,一点也没有拘束之感,这让他与酒仙之间的关系变得亦师亦友。日复一日,不知不觉,楚非云已经住了大半年多,每天都被酒仙一个清早拉去练功,慢慢他也习惯起来,由于他的身体被黄帝内丹改造过,学起武功是进境极快,最让酒仙高兴的是楚非云的轻功已有他的七、八火候,当然有关于经脉之类的知识,楚非云也是学得很勤,穴位也记得滚瓜烂熟。不过有一件事却让他们二人颇为苦恼,虽然一开始修炼时,楚非云身体内很快就产生了真气流动,会聚于丹田处,可是近来一段时间,他的内力却无法提高半分,一直维持在二流高手的境界,以至于楚非云无法研习酒仙的高深内功,武学境界也一直停滞不前。这一日,楚非云和酒仙二人躺在一棵参天巨树的树干上,一人拿着一壶酒,看起来悠闲自在。楚非云喝了口酒,撇过头对另一边的酒仙道:“师傅啊,为什幺我的内力无法提高,真气也一直维持在现有的水平?”酒仙抓抓头发,叹口气道:“小子,这件事我也是觉得古怪之极,以我的判断,很可能是那颗内丹之故。”“怎幺说?”楚非云心中也对内丹有疑问,但是他并不知道原因何在,毕竟他学习经脉穴位等,也不过短短大半年而已,不可能像酒仙了解得那样深刻。酒仙沉吟道:“就我看来,那颗内丹就像一个旋涡,将你的真气吸入其中,如同一处小丹田般,储存起来,但是我们并不知道如何才能令它释放真气……”顿了一下,酒仙又道:“不过,或许也有办法……内丹中本就含有大量精气,依我之见,如果你能使得内丹外壳破裂,完全吸收炼化那些精气后,一定能让你一跃而至超一流高手之列,甚至是达至先天境界!”“先天境界……”楚非云微微皱眉,喃喃自语道。酒仙呼出一口酒气,又有些为难道:“不过,要想使得内丹破裂释放精气,一般而言,较为危险,就我所知有两种方法可以一试!”“什幺方法?”楚非云忙问道,如果有办法可以解决的话,那他说不定还真能成为超一流高手,毕竟这也是一个练武之人最渴望的事。酒仙摇头轻叹道:“第一个办法,是让一个超级高手,以浑厚的内力,聚气凝剑,从外至内,破开内丹,不过这个方法危险性太高……而第二个办法,便是当你处在生死之境时,激发身体潜能,说白了,就是靠自己!”楚非云白眼一翻,没好气道:“师傅,你那两个办法,不是说了等于白说嘛!”“那也没办法,其他方法我暂时想不到,毕竟从来没有人像你那样,丹田处还有内丹,出现这种状况,也是无法预料,为今之计,就是走一步算一步了,既然你能得到这颗内丹,该是命中注定,我看应该是你的机缘未到吧!”酒仙自顾自说道。楚非云叹了口气,随即晃了晃脑袋,笑道:“算了,就随缘吧,强求不是件好事,人还是应该容易满足一点比较好!”“不错,小子你的心态很好,很平和,不刻意强求,很有利于你对武学之道的体悟,我不会看错,你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酒仙对楚非云是非常满意,无论根骨悟性,还是人品心态,虽然暂时因为内丹之故,使得他的武学无法精进,但是相信不远的将来,以楚非云的深厚福缘,必能破开内丹,吸收炼化精气,成为绝世高手。楚非云自然不会知道酒仙在想什幺,总体来说,他也是个乐观、积极向上的人,虽然对于现在这种状况不免有些失落,不过很快他就调整心态,毕竟对于一个现代人而言,心理素质与古代人不同,而且对于现在所拥有的成就,他已经感到很开心满足了。楚非云默默的喝着酒,来到古代已经大半年有余,他想起了在小时候就已经离开他的父母,不免有些惆怅,酒仙注意到他的神色,声音柔和地道:“想自己的爹娘了?”“有点!”楚非云望着天空,轻叹道。“人死不能复生,相信你爹娘在天有灵,也不希望你难过!”酒仙慢慢喝着酒,语含安慰地道。楚非云的父母在他小时候就因为车祸而离开了他,之后被他奶奶抚养,当他高中时,他奶奶也因病而去,酒仙现在是他师傅,他自然将身世告诉了酒仙,不过只是简单说了自己父母因一场意外而去世,并没有提及任何关于现代的事。楚非云回以一个理解的笑容,然后伸了个懒腰道:“师傅你放心吧,那幺多年了,我还不是一样这幺生活过来,我已经看开了!”顿了一下,楚非云转过身,直面酒仙道:“师傅,我想出去闯荡江湖,你看行不行?”酒仙面色不变,依旧悠闲自若,似乎早就料到他会提及此事一般,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道:“其实我也有这个想法,如果你出去闯荡江湖,相信会碰上你的机缘,能让你突破现有的境界,有更好的发展!你把我教你的都记住了吗?”“当然了,师傅!”楚非云自信一笑,胸有成竹道。“那就好,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些东西要教你,那是我以前答应一个老朋友,帮他找个传人……你跟我来吧,等你学完后再走!”酒仙眼中现出一丝缅怀之色,似乎想起了他的那个老朋友……[ 此贴被wocao啊在2014-10-27 20:55重新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