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书记也参加

书记也参加




「咯咯咯咯」,一阵连续的敲门声,让我和校长都吓了一跳。秃头的校长本来把我压在沙发上,不断抚摸着我被强行撑开的一双肉色丝袜美腿;他更拉下了裤链,掏出发硬的阳具,想要对我有进一步的动作。但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吓得他的阴茎马上软垂下去,可是我仍惊魂未定,衣衫不整的摊软在沙发上,眨着眼抬头望着校长,显得不知所措。 「校长先生,我是林书记。」 校长室门外传来一把中年女性的声音,「你在吗?我有几份报告要给你过目。」 原来是学校的书记林姑娘,是一位四五十岁的独身女士,主要处理校内的行政事务。虽然林姑娘看上去有点古肃,但老师们不时都要跟她有些工作上的接触,关系尚算不错。但是在这个关头,万一被林姑娘进来看见我跟校长羞耻的淫行怎么办?我惊慌得只能十分焦急的看着校长。 校长的秃头亦紧张得渗出了汗珠,但仍装作镇定向门外说:「林姑娘,请你先等一下。」 他扶着我的手臂让我起来,悄悄在我耳边说:「先躲在我的办公桌下,不要作声。」 我上身的紫红色丝质恤衫敞开,露出了雪白的胸脯;下半身的黑色皮革短裙亦被撩到腰际,肉色开裆袜裤之下赤裸的阴部一览无遗。我还来不及整理衣服,校长就半推着我,要我蹲在沙发不远处的办公桌下,他就坐回到办公桌前的大班椅上,向前一靠,双腿移入桌下刚好遮掩着我。祈求从外面看上去没有人会发现,校长身前正蹲着一个人吧。 「林书记,请进。」 我在桌下听到校长的声音,他把林姑娘请进了校长室。 林姑娘走到办公桌前,和我只是一木之隔,我的心情紧张到极点,身体不其然的颤抖起来。为免挨在办公桌上发出声响,以及跟林姑娘保持距离,我双脚并拢跪坐在地上,双手抓着校长的长裤,身体尽量往他腿上挨。由于刚才我还来不及穿好衣服,我的恤衫还是敞开晃荡着双乳,裙子被撩起露出屁股,我的乳房正紧贴着校长的小腿、脸贴着他的膝盖。桌子之上传来林书记跟校长交谈的声音,大约是有关学校维修的费用之类,校长居然可以一直装作没事发生一样的跟林书记谈了好一阵子。 办公桌之下有点漆黑,但我已经渐渐习惯,这时我的头正搁在校长两腿之间,我发现他的性器官居然软趴趴的垂在西裤外面,原来刚才危急之际,他也来不及拉好裤链,收起那羞人的阳物。我的脸跟校长的阴茎只有几公分的距离,听着他们二人在上面滔滔不绝的谈着,我居然兴起了恶作剧的念头:我继续跪坐在办公桌下,双手环抱着校长的小腿,我把头伸到校长的两腿之间,嘟嘴亲吻了他的龟头一下。 校长整个身体都震了一下,我忍不住暗笑。林书记似乎也看到了:「咦?校长先生,你没事吧?」 「哦,没事没事,我们继续。」 校长装作没事发生一样,继续跟林书记谈报告,可是他在桌下的阳具却很明显的起了变化,由软垂在西裤外面,慢慢变成了勃起的状态。校长的肉棒伸长,龟头碰到了我的鼻子。我在他的变大了的龟头上轻轻一嗅,上面有着中年男人的汗味和性臭,但再难闻的小便、精液和包皮垢味道我也尝过了,所以校长阴茎的味道相对上不太难受。我再次伸出舌头,快速来回舔弄校长的马眼和龟头底部的根膜,又用舌头卷着他的肉冠和舔吮包皮,最后用嘴唇吸吮着他整个龟头。我一直轻轻刺激他的性器官而完全不发出声响,以免被林书记听到。可是办公桌外的林书记,大概已发觉校长神态有异了。 「校长先生,你真的没事吗?怎么你的脸红通通的,又一直在流汗。」 「嗯,真的没事,可能只是有点热。」 「要不要我帮你调高一点空调?」 林书记真是一位尽责的员工,而她还懵然不知,他的上司正在享受着桌下一名光着屁股的美女教师秘密口交服务。 「不用不用,你还是继续吧。」 校长虽然想林书记尽快报告完毕,但似乎二人的对话还没有完,我躲在办公桌下的恶作剧也就变本加厉。我为校长口交途中,感到口腔传来有点咸咸的腥味,我松开口看看校长的龟头,发现他的马眼正渗出透明的露珠,身经百战的我当然知道那是前列腺液,是男性射精前的征兆。我伸出舌尖把他的珍露卷进肚里,这条滑溜溜的肉棍已经沾满了我香甜的口水;然后我一只手抓住校长的阴茎,另一只手伸到他跨下,隔着裤子抚弄他的睾丸。我用右手食指的指甲轻轻刮着校长的马眼和龟头底部的根膜,校长的阳物马上强烈收缩了一下,膝盖差点撞到办公桌;我的左手食指同样用指甲刮着校长的肉袋,又不时用五指轻轻挤压两颗睾丸,即使隔着西裤,我也可以感觉到他的睾丸已呈收缩状态,接近射精边缘。 差点要在林书记面前射精出来的校长,一直装作若无其事地跟林书记讨论着工作报告。他以为桌下的我会继续用口和手为自己服务,让他畅快地射出积存已久的浓精。忽然他感到桌下的动作停止了近一分钟,校长箭在弦上之余,大惑不解。眼前林书记的说话更加听不入耳,全身的注意力只集中在自己的下半身。 忽然他极度渴望被触碰的性器官,再度传来一阵快感,但跟之前口交的湿润温热、手指挑逗龟头睾丸又痒又痛的感觉截然不同。校长只感到自己的阳具正跟一种轻柔软滑的物料接触、摩擦,进而是肉体的搓揉和挤压。校长忍不住往桌下一瞄,发现原来我已经改为躺在桌下,脱掉高跟鞋用穿着肉色开裆袜裤的双腿为他脚淫。我用之前沾满陌生男人精液的丝袜脚掌,包夹着他的肉棍来回抚捋,即使大量浓稠的精液干涸纠结在我的开裆袜裤上,这对名贵的高级肉色丝袜仍能为校长带来无上的丝滑摩擦享受。除了用丝袜脚掌上下撸动棒身,我还用娇嫩的丝袜脚趾夹着校长赤红色的大龟头,校长的肉冠隔着肉色丝袜,顶进我的姆趾和二趾之间,形成一个非常紧窄的滑溜空间,为他的阳具带来更大的刺激。校长的马眼分泌出更多前列腹液,弄得我的丝袜脚趾渗出一个个湿痕;我再次用两只丝袜脚掌前后撸动校长的阴茎,湿润的包皮被推挤得发出轻微「吱吱」的水声。我最后把左脚掌伸到校长两腿之间,用脚趾轻轻地跺他的睾丸,被肉色开裆袜裤包裹着的右脚掌则覆盖在校长的马眼上,为他的射精作好准备。 「校长先生,总括而言…」 林书记正说到最后,忽然看到校长几下猛烈的抽搐,一下,两下,三下,口中并发出奇怪的低吟。「呜…嗯!」 然后瘫软在大班椅上,光秃秃的头上渗出油亮的汗水,脸上却挂着一个疲乏而满足的笑容。林书记正大惑不解,想要上前问候,突然林书记嗅到一阵奇怪的气味从校长的办公桌下散发出来,好像有点腥腻,又有点浓臭,却是自己从来没有嗅过的味道。 「校、长先生,你没事吧?」 林书记狐疑地盯着校长的办公桌下,想要伸过头去一窥究竟。 「没事!没事!呃…林书记,这个报告我没有问题,不如稍后我签好再交给你。你可以先出去了。谢谢!」 校长再没有心情去装作没事。 林书记终于离开了校长室,校长吁了一口气。然后他把大班椅向后一移,只见我穿着肉色开裆袜裤的右脚掌还跺在他的龟头上,但上面已是一滩又一滩腥浓黏白的温热精斑。我还在意犹未尽地用丝袜脚趾逗弄校长的阳具,他的西裤上也喷到了很多精液,相信办公桌上了沾到了不少。我从校长的办公桌下爬出来,一屁股坐在他的面前,我身上的衣服和裙子还是撩开,露出乳房,臀部贴着桌面。 我一面媚笑着,一面把射满了精液的右脚抬起,伸到校长的面前。校长把双手放在我的两条大腿上,在我薄滑的丝袜大腿上来回爱抚,他还想抚摸我裸露的阴户,我用两条大腿紧紧夹着他好色的怪手,再把满布精液的丝袜脚掌塞进校长的口里去。 「校长先生,你不乖哦!乖乖的给我把丝袜上的精液都吃干净,我才会原谅你哦!」 我媚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