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从校园向外出发

从校园向外出发




碧水蓝天大酒店门前停满了豪车,虽然市里面有不少同样是五星酒店,但是富豪们总是喜欢在碧水蓝天大酒店留恋。因为碧水蓝天与普通的酒店唯一的区别就是,并不是只有在国内开连锁,国际上也非常的有名。曾经有3位著名酒店评论家这么评论:如果没有入住过碧水蓝天,那么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水有那么清澈,空气可以这么清新。高科技的设备使得碧水蓝天大酒店的空气和水流永远那么让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如同仙境一般。 可是逐渐清醒过来的陈凯却感觉浑身冰冷,在富有情调、奢华无比的总统套房中,陈凯仿佛置身于最可怕的地狱之中。自己被赤裸地捆绑在檀香木椅子上,完全无法挣扎,可怜的小肉茎被套在金属管子里面,强行拉长到30厘米,两个肉蛋也从根部被绑起,肉蛋上的青筋一根根地暴露出来,似乎随时随地都会爆裂开来。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感觉这是悲剧的开始吧…… " 老实将所有事情都说出来,如果有隐瞒的话,就让你做世界上最后一个太监!然后把你的肉棒塞入你的肛门,将照片传遍你的公司!" 面前那个黑乎乎,浑身肌肉的男人正凶神恶煞地看着他,威胁道。而旁边的白人男子,却什么话也不说,只是微笑着注视着他,只是陈凯老是看到有凶光从那双微笑着的眼底一闪而过。 " 那个……我不知道啊……你们想要我说什么,我一定老实说!" 陈凯战战兢兢地说道。在这样的情况下惟有先让对方满足,这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一样。陈凯知道面前的亡命之徒不满意的一定会杀了他,而且又是外国人,一跑了之的话,连庙都不在国内…… " 就是你刚才在大街上说的,那个诡异的,会魔法的男人!怎么遇到的?有什么特征,他到底是谁,还有什么人陪在他旁边?老实说清楚!" 阿诺恶操着生硬的语言狠狠地说道。如果这个男人真的不配合,他并不介意让这个中年胖子变成太监,那也挺好玩的,不是么? " 原来是那件事情啊,我也在查啊……别,别动手,我真的今天第一次见到,你们听见我电话里面说了,我真的找人在查……" 陈凯看见阿诺目露凶光,似乎马上就要把他变成最后一个太监一般,连忙说到," 我可以帮你们,真的,相信我!如果要找那个男人的话,你们并不方便,我找人查会比你们更合适!我们合作吧,我一定会给你们个满意的交待!" " 阿诺,不要失去理智,这个男人说得没错,的确他比我们更适合。" 坐在旁边的迈克开口了。阻止了阿诺的蠢蠢欲动之后,转头对陈凯和蔼地说道:" 放心吧,你帮我们查,我们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但是,一定要快,我们要尽快找到那个男人,取回我们的东西!" " 原来他还偷了你们的东西啊,怪不得那么厉害,好吧,放心吧!我一周之内肯定会给你们消息的!" 听到迈克的话语,陈凯终于松了一口气,和那个恶魔般的男人并不是一伙的啊,这样的话就不用担心对方杀人灭口了。后半段陈凯几乎要跳起来,拍着胸口保证了。" 这样总行了吧,快点解开我吧,我要去安排人搜查呢!" " 我们把你绑起来并不是要对你不利,而是要让你享受呢!" 迈克微笑着摇了摇头,并不解开陈凯身上的绳索,然后从怀中掏出一张支票。" 喏,这是一百万,作为替我们工作的酬劳,但是记住一点,不要试图打探我们的消息,否则你会后悔!"" 喂喂,我刚才说得很清楚了,我们不是盟友么?为什么不给我解开?就算要享受的话,也要自由了才可以享受啊!" 陈凯拼命摇晃着椅子,愤怒地吼道。什么享受,被强迫勃起的小鸡鸡快要疼死了,还享受?日!老子又不是被虐狂! " 嗯,就是享受啊,你刚才不是口水都快滴下来了么," 迈克阴笑着说道," 我可是为了你好呢,你听,那边的声音……" " 那……那个是……" 一阵水流声从洗浴室传到陈凯的耳朵里面,他感觉自己的心脏不受控制地扑通扑通跳了起来,那个女人……那个女人?那个女人!难道这个享受是……陈凯不敢再想下去了,明显势力比自己强得太多太多,还会让自己享用那个女人的身体么?真的是太棒了! " 阿诺,我们走吧,我想你也不会要看雪丽的狩猎吧?被打扰进食的后果很严重哦……" 看着陈凯变得兴奋期待起来,迈克不屑地撇撇嘴角,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凡人,你怎么知道当雪丽出来之后,那才是你真正悲剧人生的开始呢!他轻轻地招呼了一下阿诺,然后施施然扬长而去。 狩猎?进食?什么意思?陈凯被两人弄得莫名其妙,而就在这个时候,浴室的门打开了。雪丽犹如恶魔女王般走了出来,头上戴着恶魔双角得头饰,本来狰狞得头饰在妖艳白皙的容貌下却显得格外可爱诱人,黑色的漆皮从颈部绕过,蔓延至双手,犹如戴着一幅手套,而整个巨大乳房却独独显露在外,浑圆挺拔,巨大的奶头好像吸管一般在乳房的顶端挺立着,随着女人的脚步迈进而颤抖。原本应该完全覆盖住的腹部却诡异地露出了一个圆形,将腹部有人的小肚脐完全展露出来,平坦光滑的小腹随着呼吸而起伏,隔在小腹深处饱满高挺的光滑耻丘和平坦小腹之间的黑色漆皮显得更是耀眼,如同一根绑缚的绳索一般。在三角形下体露出之后,不规则的黑色漆皮不时显露出雪白娇嫩的大腿肌肤,直到膝盖之上,才被血红色长筒高跟完全包裹起来。 看着被绑在座椅上赤裸的陈凯,雪丽露出了兴奋迷人的笑容,娇嫩的香舌微微伸出,灵巧地在自己的丰满香唇上舔了一圈。这个动作让陈凯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被套住的肉茎龟头也开始微微地上下跳动了起来,疼痛瞬间便传送了陈凯的脑海,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从来没有感受到的兴奋快感,这让中年胖子忍不住呻吟出声。 " 真是难听呢……我不喜欢听到这样的声音呢……" 雪丽一边迷人的微笑着,一边说道,然后从旁边取出原本用于虐待女性的口交环。" 人家帮你带上口环哦,然后再让你好好地享受一下……" 陈凯还没来得及反对,不,他似乎也很期待,让雪丽给他戴上之后的享受是什么。雪丽仔细地将皮带绕到陈凯的脑后,然后紧紧地捆住。陈凯的嘴巴张开到无法合拢的程度之后,雪丽妩媚地轻笑一下,然后将一个橡胶球塞入男人的口中,再将出口封闭起来,远远看去,陈凯就好像被带上了一个防毒面具一般。 " 这样就可以了呢……" 雪丽从床底拉出一条带着软刺的皮鞭,然后慢慢地走向陈凯," 等下你肯定会觉得很舒服,当然,最重要的是,我会更快、更强烈地达到高潮呢……" 随着鞭子带起风声落在赤裸的肌肤上,陈凯惨烈的叫声却被压抑在口中,只能从喉咙深处发出呜呜的惨叫,浑身不由自主地战栗、颤抖,很快,一条条鲜红的血线在陈凯的身上显露出来,而雪丽却露出更加兴奋的笑容…… ---------------------------------------------- 经过几次高潮的童玉宁瘫软在平时和老公一起睡觉的床上,周围凌乱的衣物四处散落,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整洁与清爽。平常的时候童玉宁是完全无法容忍的,可是现在她却没有任何想要收拾的想法,身下潮湿的床单和被褥不断地提醒着她,刚才她的身体在男人的面前做出了如何羞耻的动作,这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的事情,却在刚才呻吟着毫无顾忌地释放了出来。 意识迷糊地感受着男人灼热的手掌不断地搓揉着自己的乳房,然后感觉那种鼓胀带着熟悉的快感慢慢地又开始弥漫,童玉宁一边发出娇弱的呢喃,一边扭动着身体去迎合男人手掌的搓揉。 而突然之间下体电流通过一般强烈的快感让童玉宁的整个身体都弹了起来,骚屄肉蒂上传来的酥麻酸痛的感觉,让童玉宁刚才排泄过的尿道随着骚屄嫩肉的剧烈蠕动,再次想着天花板,喷出了一股小小尿泉,划出一道透明弧线落到自己的小腹上,在肚脐处积蓄了一汪小小的水洼。 " 果然是敏感的淫荡肉体呢,母狗,刚才的高潮果然是无法让你满足的呀…… " 方志文淫笑着说道。这完全不出他的所料,那个药物的威力也就在此,持续性地激发女人的快感,更快地达到高潮,然后完全地沉迷进去。而更重要的是,当粗大的肉茎进入之后,以后只要是稍微小一点的肉茎,曾经尝试过滋味的女人就无法彻底达到高潮,只能在高潮的边缘徘徊,最后陷入疯狂追求更粗大肉茎的荡妇淫娃境地,即使使用了缩阴剂也是一样。方志文忍不住想起自己的母亲和小姨这两条骚母狗,那天在疯狂的淫宴上,那完全无法想像的表现。 椭圆形旋转震动着的按摩棒不断地死死顶着完全暴露在外的骚屄豆,随着熟女老师身体的不断颤抖转动着摩擦挤压那个鲜红的敏感地带,骚屄淫水不断地被卷入,然后再此飞溅而出,剧烈的摩擦让被挤得扁扁的小肉豆变得鲜红欲滴,似乎连嫩皮都被磨破了,随时可能喷出鲜红的血液。 " 咿咿……啊啊……不要……又来了……好舒服……那个地方要破掉了…… 好痒……又要到了……我快死掉了……母狗快要死掉了……啊啊啊……快……再快点……母狗要死了……要死了呀!" 随着童玉宁的呻吟变得剧烈,她的身体也如同频临死亡却还在挣扎的金鱼一般弹跳着,骚屄不断地收缩着,刚刚好不容易合拢在一起的骚屄唇也在骚屄淫水的冲刷下再次分开,露出里面的小屄唇,好像金鱼的小嘴般一开一合,不断地吐出如同唾液般乳白色的淫液,仿佛在呼吸最后的空气,挣扎着维持自己的生命力。 " 等下的奶水要更激烈的喷出来哦,母狗!这样你才能体会到更加强烈的快感……" 将木瓜般的巨乳从根部用衣服上的丝带绑起,那突出的乳房由于充血充奶的关系,变呈暗红的颜色,青筋隐隐从白皙的肌肤下明显地显露出来,分外妖异。绑缚住乳房,方志文一边持续用按摩棒对女人骚屄豆的刺激,一边两根修长的手指轻易地探到老师已经完全张开的鲜嫩肉穴中,开始对老师骚屄深处最敏感的地方进行探索。 童玉宁感觉自己的手臂已经麻木了,浑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干,被M字束缚带大大分开的左右双腿紧紧绷直,似乎连脚趾都在抽筋,稍微动弹一下都感觉到钻心的疼痛。汗水在阴凉的房间中依然不停地从毛细管中分泌而出,然后顺着光洁的肌肤不断地流到床上。童玉宁感觉到男人的手指终于侵入了自己的骚屄深处滑动探索着,不由得伸出香嫩的舌头,滋润着自己干涸的双唇,准备迎接男人带来的冲击。 那个稍微有点毛糙的突起处在骚屄的深处,方志文也没有想到女人的这个部位也会与众不同,当童玉宁老师蠕动着骚屄将方志文手指吞入的时候,方志文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直到用手指仔细探索,深入到将将碰到子宫颈的时候,才惊喜地发现童老师的敏感G点居然在这么深入的地方。手指刚一触碰,童玉宁因为高潮过渡而特别敏感的身体便夸张地扭曲了起来,由于双腿呈M字状朝向天花板,整个娇躯的扭动完全依靠腰腹臀部的力量,动作显得妖艳而性感。 然而整个骚屄肉唇完全掌控在方志文的手指下,当方志文的动作加快的时候,童玉宁身体的扭曲颤抖也跟着加快,方志文看着童玉宁两只被捆绑的浑圆巨乳在自己动作的带动下,不停地上下跳动,像极了两只大白兔,心中一动,另外一只空着的手立刻按了上去,感受着奶头不断自动摩擦掌心的快感。 此时的童玉宁已经丧失了哀求的力气,嘴巴微微地张开,从喉咙里面发出的急促喘息是她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巨大的快感一波波犹如浪潮一般不断地拍打着她的神经,发麻酸痛的身体变得特别的敏感,在方志文手指的不断虐玩下,很快便收缩小腹,将已经完全暴露在外的骚屄高高挺起,似乎想让男人看得更清晰一般。 方志文看着老师下体沾满爱液的骚屄肥穴,整个骚屄就好像老师的嘴唇一样微微地张开,里面的嫩肉激烈地随着手指的动作蠕动,似乎在发出不堪蹂躏的呻吟,同时手指也感到了骚屄深处那嫩肉的挤压。似乎是为了抵挡那种挤压,方志文的手指在那块敏感区域活动的更加快速和激烈,当骚屄嫩肉随着乳房被随意揉捏搓弄产生的快感变得越来越紧缩的时候,方志文很清楚地看到通红的尿道也开始了剧烈的收缩。方志文赶紧往后仰了仰,就在这个时候,一股透明的潮水擦着方志文的鼻尖喷射了出来,在方志文的眼前划过一道完美的曲线后,纷纷地洒在老师紧闭眼睛的脸上、乳房上还有腹部。 " 够……够了吧……我……我已经不行了……你要的话……就快点吧……我受不了了……" 刚才的高潮似乎将童老师身体内的欲火完全发泄了出来,老师的声音随着体力的流失显得有些衰弱,可是却似乎恢复了一丝清明。 " 刚才还哀求我,要我快点插入呢……母狗,千万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我今天如果不满意的话,随时可以让你身败名裂一无所有的哦!" 方志文示威性地在童玉宁变得松软的骚屄内活动着手指,警告道。他才不担心这个女人会翻天,童玉宁是个聪明的女人,但是现在被绑缚成如此羞耻的样子,而且羞耻的排尿、出乳、被男人吸奶和只有在淫荡至极的女人身上才会发生的潮喷完全被摄像机录了下来,那么如果被自己传统的丈夫看到的话,一定会离婚,抚养权和探视权也会被剥夺,那么这个女人还剩下什么?只能乖乖地妥协。 " 不……不要这样对我……我是你的老师啊……你不能……不能啊……我求求你……放过我……" 羞耻的眼泪从苍白的脸颊滑落,童玉宁瞬间也想明白了这样的道理,自己完全无法脱离这个男人的掌控了,目前的希望只有这个男人被自己的眼泪和哀求打动,从而放过自己。可是问题是这个恶魔般的学生会轻易被打动么? " 来,要不要看看你刚才的表现?你还是老师么?" 方志文一边打开电脑软件,将刚才的情景重复显示在童玉宁面前,看着童玉宁由于绝望而变得更加苍白的脸颊,一边抚摸着她由于过度兴奋而无法彻底合拢的淫湿肉穴,暗暗使用手法,再次挑逗起女人的性欲。" 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成为我的母狗,一个就是身败名裂。当然,就算你选择身败名裂,今天你的身体还是任我玩弄的。因为我说过今天会让你体会到连续不断的高潮是什么样的感觉。" " 不……不要……"童玉宁在方志文的玩弄下艰难地说道。看来只能今天完全将她的元阴吸收了,果然是很难屈服的女人呢。方志文一边想着,一边开始考虑怎样才能更好的吸收。 正当方志文思考的时候,童玉宁突然发出一声呻吟,然后羞红着脸蛋出声了:"我愿意成为主人的母狗……求主人不要让母狗一无所有,不要告诉母狗的老公和女儿……母狗什么都肯做……母狗一定会让主人舒服的……母狗的身体任由主人享用……" 作为一个女人来说,事业和金钱都没有家庭、爱情重要,能够保护自己的家庭完整,不让老公和女儿受到伤害,女人可以付出自己的所有,更何况在现在的社会环境下,贞洁这个词语已经被人们遗忘得差不多了。方志文完全明白童玉宁在想什么,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能肆无忌惮地威胁自己的老师。 看着电脑忠实地记录着刚才老师所说的羞耻的话语,方志文得意地淫笑着。 粗大的肉棒在内裤完全褪下来之后,猛地跳了出来,直挺挺地杵在童玉宁的面前。 紫红色的龟头一边分泌着透明淫液,一边在童玉宁的脸上不断地摩擦,时而粗大的棒身敲打在童玉宁的俏脸上,发出啪啪的脆响。被威胁的童玉宁只能紧紧地闭上眼睛,忍受着男人的羞辱,苍白的脸庞被肉棒来回抽打着,慢慢地变得通红起来。 " 是不是很想要主人的肉棒呢……来,这就是你最想要的大肉棒哦,是不是比你老公的还要粗?" 方志文看着童玉宁紧闭着眼睛和嘴唇,故意将肉棒紧紧地压在老师的脸颊上,问道。" 少装死,刚才不是还淫荡得要命么?快点回答我的问题,否则的话……" 看着童玉宁拼命忍受着这样的羞辱,却紧闭嘴唇一言不发,方志文有点恼火了。到这样的程度了还装什么贞洁烈女?真是表里不一。他狠狠地顶住老师骚屄深处的敏感带,粗暴地抠挖了起来。很快童玉宁便顶不住了,下体颤抖着将身体内的水分再次潮喷出来。 " 求求你……不要挖了……受不了了……骚母狗受不了了……是,骚母狗想要主人的……主人的肉棒……比骚母狗的老公还要粗的肉棒……骚母狗想要…… " 短时间再次被强迫潮喷,童玉宁感觉身体里面的水分似乎都要被抽干了,虚弱的骚屄似乎也变得干涸起来,男人手指的粗暴抠挖似乎要将骚屄薄膜挖穿,疼痛一阵阵地侵袭着童玉宁的脑海,她只能按着自己学生的命令说出不顾廉耻的话语。 原本童玉宁感觉这样的话自己完全无法说出来,但是,渐渐地她发现,自己的身体随着自己说出那些淫荡的话语之后,似乎开始慢慢地变热了起来。 " 这样才对嘛!主人很喜欢骚母狗这样的哦,来,告诉主人,骚母狗想要主人的肉棒怎么样?" 方志文用龟头不断地来回在老师娇艳双唇上摩擦,一边继续引导着。 " 想要主人插入……插入母狗的下体……呜呜……" 腥臭的男人味道扑鼻而来,本来会非常恶心的童玉宁,在淫药的作用下却感觉肉棒的气息有一种说不出的诱人感。微微张开嘴唇,按照方志文的意思继续说下去,可是说到一半,那根粗大的恐怖的肉棒却直接插入了自己的嘴唇。 " 啊,从来没有为老公进行口舌服务么……那么,母狗的处女嘴唇,我就收下了哦!不要光含着,还要用舌头舔……嗯嗯,就是这样,龟头的周围也要一点点的舔……用力一点,难道没有吃饭么!对了,很聪明,马眼也要伸进去舔,这样主人才会爽!" 生涩的感觉从肉棒顶端传来,整个巨大的龟头已经将老师的嘴巴填满,方志文惊讶的察觉,这居然是老师第一次为男人口交。于是一边指导着,一边享受着老师嘴唇和舌头滑过肉棒顶端所带来的快感。 男人的手指变得温柔了起来,灵活地在自己的骚屄内四处摩擦探索,本来干涸的骚屄在男人手指的淫玩下似乎快要融化了,一股股淫液重新分泌了出来,润滑着自己的嫩肉,疼痛感也不那么明显了,随之而来的却是火辣辣的瘙痒酸麻。 童玉宁一边艰难地进行着自己第一次的口舌服务,一边再次扭动身体,以便男人的手指更加深入。自己的老公只会搓揉自己的乳房,然后含住乳头舔弄,也不管自己湿润了没有便强行刺入,10分钟左右就会结束战斗。而今天一个多小时,自己居然被面前的男人玩弄的连续达到四五次高潮,这是平时所不可想象的。如果天天都能这样那该多好……突如其来的念头让童玉宁浑身一热,子宫似乎也感受到了老师的想法,大量的爱液犹如决堤之水喷涌而出。 感受到自己的手掌被温热的水流完全浸透,方志文知道差不多可以插入了,女人的身体已经被玩弄到了一个极限,如果继续下去的话,眼前这个老师很有可能在自己插入之前就将所剩不多的阴精完全排泄出来,而变成一个沉沦在欲望中的淫荡母狗。虽然这也是他的目的,但是无法吸收到阴精的话,对于方志文来说前面的事情等于白做了。 将肉茎从老师的嘴唇中抽出,看着晶莹的唾液形成一道丝线连接在嘴唇和龟头之间,似乎依依不舍,方志文淫笑着将肉茎整个压在老师赤裸张开的骚屄肉洞上面。" 要被肏了哦,你最喜欢的肉茎,母狗是不是很开心呢?" 一边来回摩擦着肉洞,一边亲吻着老师白皙的头颈,方志文凑在老师的耳垂边淫笑着挑逗。 " 嗯……唔……快点……母狗受不了了……母狗要被大肉棒肏……母狗很开心……不要捉弄母狗了……母狗的骚屄痒死了……快点进来狠狠地肏母狗吧…… 母狗会乖乖地夹住主人的肉棒……" 再次沉沦的童玉宁被方志文摩擦着骚屄洞口,火热的肉棒让童玉宁感觉自己的骚屄更空虚了,刚才嘴巴被塞满的感觉让自己的骚屄更加的迫不及待想要被充满。淫荡的话语脱口而出,童玉宁再也没有刚才的那种拘谨,只想着要求男人的肉茎快点进来。 " 既然这样的话,那母狗就好好地承受主人肉茎的愤怒吧……要坚持住哦,期待男人肉茎在母狗的子宫内射精吧!" 方志文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粗大的肉茎顶端对准了童玉宁的骚屄,狠狠地刺了进去。粗大的肉茎完全突破了童玉宁的骚屄肉穴,由于太过粗大,女人生育过的骚屄肉唇竟然也无法顺利地容纳。 " 太……太粗了呀……会裂开的……母狗的骚屄要裂开了……慢点……求求你慢点……好痛……骚屄好痛……放过骚母狗……不要……" 终于被他插入奸淫了,童玉宁深深地叹息了一声,然后发出了凄惨的呻吟。久旷的骚屄传来一阵阵的撕裂感,好象当初第一次处女骚屄被老公的肉棒插入的感觉,巨大的龟头犹如推土机般在自己的骚屄内部横冲直撞,快速地开拓着。除了没有那层膜的阻挡之外,其他的感觉一模一样,肉茎不但粗大而且比自己老公至少长了三分之一,轻易地便顶到自己的子宫颈。 方志文同样也感觉到了,还有三分之一的肉茎在外面的时候,女人的骚屄已经被完全贯穿了,子宫颈如同花蕊一般吮吸着自己的龟头,产生酥麻酸痒的感觉。 他停了一下,看着女人完全暴露在外的骚屄被肉茎插入后,完全的贴合起来,连本来耷拉下来的肉唇也被深深地带入了骚屄洞之中,整个外阴和肉茎紧紧地交融在一起,密不透风。 抽插在停顿了一会儿之后便开始了,童玉宁感觉巨大的肉茎就像一根沉重的撞木,不断携带着巨大的力量轰击在自己的子宫颈,自己的子宫似乎要被轰开一般战栗颤抖着,承受着男人粗暴的攻击。一开始的痛苦在男人的肉棒活塞运动下慢慢地转化成为愉悦的充实感,骚屄深处的瘙痒处被方志文的肉茎完全的触碰到,然后反复摩擦,极大地缓解了童玉宁的瘙痒感。当感觉到自己的肛门被一个冰凉的物体慢慢地侵入的时候,童玉宁反常地没有感觉到剧烈的疼痛,只是微微地扭动着身体表示抗议,随着那种充实鼓胀的感觉不断地扩张自己的肠道,童玉宁的骚屄嫩肉蠕动的更加欢快,自动地挤压容纳着男人的肉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