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淫女教师(1-3)作者:不详

淫女教师(1-3)作者:不详



淫女教师


字数:17138字

人物介绍

姓名简介

江美伦25岁,面貌姣好,魔鬼身材,身兼四所高中的音乐老师。

洪治辉东园高中校长,美伦之夫,做风独裁,但"性无能"。

李彦平16岁高中生,第一章男主角。

杨修司17岁高中生,第二章男主角。

曾翔太16岁高中生,第三章男主角。

马政形35岁,超强的午夜牛郎。

@以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一章老师来安慰你的东西

第1集

下腹部还有一些不愉快的感觉。在旁边的床上,治辉睡得很熟,有肮脏的斑痕出现在头皮上。整个房间充满老丑的气味,加上没有冷气的关系,空气显得非常的闷热。

美伦对出汗的身体感到不舒服,懒洋洋的起来向楼下的浴室走去。如果在走廊对面的管理员的房间纸门上没有投影,美伦可能就那样走进浴室,可是投影造成的动向引起注意,美伦悄悄向纸门走过去。

灯光的来源是手电筒,光圈很不安定的谣动。不会有小偷进来吧……

□得有人在里面活动,好像在寻找东西,这一带是别墅地区,听说偶而家里没有人时流浪汉会随便进入,使得美伦产生强烈的不安感。美伦把口水沾在手指上,插入最靠边的纸门,从小小破洞向里面看的美伦,看到房间展开的光景,吓得几乎要昏倒,反而是有流浪汉或强盗进来,受惊程度会小一点。

管理员夫妇应该是四十多岁,这样的两个人赤裸裸的拥抱在一起,在仰的妻子脸上,有倒转方向的丈夫的下腹部覆盖在上面,女人把丈夫的阴茎含在嘴里。
勃起的阴茎塞满妻子的嘴里。而且,丈夫是手拿放大镜,看妻子下腹部的裂缝,用手指拨开有很多卷毛的阴毛,玩弄可能是有阴核的地方。

美伦遇到做梦也想不到的光景,脸也不由得变红,可是短暂的惊慌过去后,全身产生血液倒流般的异常兴奋。和治辉性交未能得到满足,也使得美伦的兴奋更强烈。

在东园高中担任校长的治辉,也以独裁的做风出名,教职员和学生们都很怕他。可是在性生活上面完全没有精神,勉强能达到半勃起的状态。经常都是在爱人也是教师的美伦的嘴里流出几滴精液,就这样单方面的结束。

事后的美伦只有等到治辉入睡,用自己的手指安抚仍在骚痒火热的身体。今晚来到浴室,也想在这里才能毫无顾忌的手淫。可是看到管理员夫妻的不输给年轻人的热情场面,使得下腹部的深处更加骚痒。

现在,睡衣下只穿一件三角裤,不知何时,粉红色的小小三角裤已经紧紧贴在大腿根的肉缝上。

「这个时候,不知那两个人是不是也在干。」妻子从嘴里吐出粗大的阴茎用沙哑的声音说。

「那还用说吗?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才老远的来到这个没有人的别墅。」
「可是那位校长先生能不能像你一样,硬起来有这么大!」

「这个嘛……对象是年轻的女老师,所以会硬起来吧,看她很老实的样子,想不到也是个淫荡的女人。」

「你是不是幻想那个女人的阴户,才那么兴奋啊!」

「你不要胡说了,快继续舔吧!」

「你还说我哪。不要一直那样看,差不多该插进来了……我感到痒痒的……快点啦!」

「你想了吗?」

「早就想了,还不快点!」

⊥是年轻人也不会这样大胆,彼此舔着对方的性器。唯有这时候,美伦由衷的羡慕管理员夫妇。丈夫来到妻子分开的大腿间,妻子的身体也许没有生过孩子,比想像的要年轻。丈夫的身体虽然小,但唯有勃起的老二惊人的充满精神,黑红色的龟头高高挺起。

「啊……」美伦看到粗大的肉棍插入肉洞里时,用食指与中指从三角裤的裤角插入自己的火热肉洞里。洞里的阴壁好像等待已久的立刻包围两根手指。
「啊……你……深一点……对了……这样才舒服!」妻子的表情已经兴奋到极点,发出美丽的光泽。

大概这就是这一对夫妻的做风。丈夫以始终不变的节奏慢慢继续不断的抽插。不久后妻子的双手抱紧丈夫的腰。

「啊……亲爱的!」声音和动作完全与年轻女人相同。

「还要……用力……快啊……」大概是接近高潮,声音像哭泣。这时候活塞运动也加快,偷看美伦也清楚的听到两个性器磨擦的声音。

「亲爱的……我要泄了……」男人发出哼声使身体僵硬时,女人的四肢拼命抱紧男人。

啊……我也想这样……美伦深深的这样希望着,用力在自己湿淋淋的肉洞里挖弄。

星期一的下午三点钟,学校里响起通知最后一节下课的铃声。美伦留在已经没有学生的音乐教室里,为消除自星期六晚上以来的焦燥感,在钢琴前坐下。
烦燥的心情完全流露于钢琴的旋律中。这种症状已经连续好几个月了。这样下去会患精神官能症,其实心里早已有这样的不安。也许这是抛弃那个男人的报应……

二年前的回忆沉重的压在美伦的心上,对黑暗的过去很想早点忘记,但因结果很坏,反而无法忘怀。

那个时期,美伦有一个叫谢绍宪的男朋友。绍宪是音乐工作室的会计,个性很温柔,可是缺乏男人的霸气,以他做为情人好像缺少一点什么东西。可是绍宪是完全地迷上美伦,常常暗示要和她结婚。自从父亲在事业上失败以后,对金钱开始非常执着的美伦,在生活方面也觉得绍宪不是适当的人选。

⊥在这时候因肺癌而病倒,须要做长期疗养。独生女的美伦,瞒着学校努力去打工。对开设在西门酊的俱乐部虽然有排斥感,但为了父亲的医药费不得不在那种场合弹钢琴。可是不知何时这件事被校长洪治辉发现,它是定期的对教职员们的生活进行调查。

「你真的那么需要钱吗?」

「是的,为了父亲。」

「好吧,需要钱我来出,代价是你的身体……」看在放在眼前的支票,美伦就变成了治辉的爱人。就在这不久之后,谢绍宪自杀了。

美伦自以为和他完全是男朋友的关系,但还是感到心痛。为忘记谢绍宪,对治辉就更积极的投入自己。

半年、一年过去之后,她和治辉的关系没有任何人发现,也愈来愈密切。但在这时,对美伦而言发生了不幸的状况,治辉因为肥胖和糖尿病,阴茎已经无法勃起。可是不能完全勃起和性欲是两回事,反而从性交困难以后,治辉更拼命与她同床。

二个人到周末时,一定会到治辉的别墅见面。如今,这件事对美伦而言,有如入地狱般的痛苦。而且每次这时都会想起绍宪。——他一定在坟墓中嘲笑我,说我活该……

良心上的苛责使精神官能症更严重,必须要赶快找到彻底结决的方法,不然美伦也开始有自杀的倾向。

有没有办法摆脱现在的状况……最近的美伦甚至于想到,如果能摆脱校长的束缚,就是冒一点危险也愿意。可是美伦的环境不容许她这样做。父亲的病还是那样拖下去。来自校长的援助,对美伦的生活而言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二十五岁的年龄,是过去以后结婚就会减少的关口,可是也有很多资格比美伦更老的老师,大学的同学们,也是未婚者多于已婚者。所以美伦三十岁前能过着单身的生活。

美伦开始想,一方面能接受洪校长的庇护,一方面能摆脱现在这种性饥渴状态的方法,这样到最近遇到一件可能会满足

在美伦授课的四所高中里,有一所叫成x高中。在那里的合唱团有一名很沉默的少年,名字叫李彦平。彦平在团里并不出色,可是美伦在他的面貌上发现留在回忆中一个年轻人的影子。

美伦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在十六岁那年被一个陌生男子强奸,那个男人有点像彦平。那是将近十年前的事,彦平不可能是那个强奸者。彦平又是家中的独生子。彦平没有很好的音乐细胞,藉此理由美伦有好几次个人性的给他指导。彦平的个性很诚实,甚至有胆小的顷向。不论说什么都会接受,但对美伦的说明却不太能了解。

「这部分要大声开朗的唱出来!」

「是!」可是唱出来的声音依旧没改善。

曾经有一次美伦让彦平单独留下来,指导他练习发音。放学后关上窗门的音乐教室中,像蒸气浴一样闷热。美伦因为受不了那样的热,解开衬衫的第一个钮扣。虽然这是无意做的事,但发觉彦平在练习发音时视线不向那里偷看,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小错误。

事后想起来,美伦对当时自己的心理状况觉的可笑又不可思议。当时发觉后感到慌张,但仍继续让钮扣开在那里。意识到彦平的火热视线,除难为情以外,还产生一种虐待欲望的满足感。所以要彦平更靠近钢琴站好,故意弯下上身弹钢琴。连自己都看到胸部,雪白的奶罩和少许露出的乳房。

彦平的声音,开始超过美伦要求的高度。

「和我教的不一样。」美伦用严肃的表情不断的要求重覆练习。一面要求一面擦汗,使领口更扩大。彦平的声音仍是那样。

「你的样子有点不对劲,有什么问题吗?」这次是高高地翘起二郎腿。
「不,没有……」彦平很明显的对出现在面前的美丽双腿感到狼狈。视线很不自然的不停移动。

「真奇怪……」美伦故意在彦平的身上上下打量。

他的衬衫渗出汗水,只有十七岁,长的很英俊,但有男人的砰??

美伦在这个时候发觉自己沉溺在虐待狂的快感里。心情有如猫在捉弄不敢动的老鼠。

「没有办法了,这一次就到这里为止吧。」

美伦感到自己的体内无比的火热和骚痒。所以等到彦平离开音乐教室以后,立刻跑到厕所里手淫。

放学后留在学校里手淫是担任教职以来的第一次。明知不可这样,可是手指忍不住地向自己的阴部掉去。

黄昏时走出校门,并没有在每次手淫后感到的虚脱感和不快感,连她自己都感到奇怪。甚至有爽快感,身心都感到愉快?这种感受还是第一次……这时美伦想到,把李彦平当作玩具玩弄,也许能挽救自己脱离经神官能症。

在这两天星期二下课后,走向成x高中的美伦,心里好像有什么很大的期待,脚步显的特别轻快。今天并不是成x高中合唱团全体等待美伦,而是以发音练习的名义约了两名学生见面。(彦平为其中之一)

坐在钢琴前的美伦,先让一个学生做发音练习,约三十分后准他离去,这是有计划的行动。另一学生就是彦平了,教室中只剩下美伦和彦平,这时彦平显然非常紧张。

美伦一面弹钢琴一面假装无意的解开衬衫的钮扣,这一次是从一开始就是有意的行为……在这刹那,彦平的声音发生变化。美伦当然立刻听的出来,但故意装出不知道的样子。今天的目的当然不是练习发音,而另有目的。

美伦比平常兴奋,不只是天气闷热的关系。让彦平做简单的发音练习,同时看彦平的嘴。发觉这种情形的彦平,故意看着天花板发音,因兴奋而红润的脸颊和整齐的牙齿,显得很美。

美伦的视线回到键盘上时,突然紧张的停止动作。正确的说,是惊讶的凝视彦平。成x高中的夏季制服是半衫的白上衣和黑色裤子,裤前异常的隆起。彦平知道女教师发现他下腹部的异常状况,急忙用双手掩饰隆起部位,做出快要哭的表情低下头。美伦在这瞬间全身都感到一阵火热。

现在是好时机……因为事先已有计划,所以美伦的举动才能很自然。

「哟!!彦平,你这个人!」美伦故意用开朗的口吻说,彦平的脸更红。
「你不该这样,练习时还胡思乱想。」美伦做一次深呼吸,避免让对方发现自己的心机,用不在意的口吻说:「彦平为什么会变这样!」

彦平用认真的表情看美伦,平时很老实的彦平,做出忿怒的表情。对这意外的演变,美伦尽量露出笑容。「因为……老师漂亮……胸部那又露出来……」彦平的锐利视线看着从上衣微微露出的乳房。

已经不是先前那种偷看的眼光,有不顾一切的态度。「啊……我太不小心了,对不起。」美伦好像故意强调乳房的大小,双手插在乳房下方向上抬起,做出媚态看彦平。她这时候看清楚彦平的裤前仍旧是勃起状态!

眼前的年轻男孩,阴茎一直勃起的事实,对近年来只看洪校长性器的美伦而言,是很大的惊奇……

「你怎么办,就这样勃起的回去吗?」故意用甜美的口吻说,但也发觉自己的音调变了。

「这是……老师不好。」

「为什么呢?」

「不是吗?这样故意弄给我看。」

「是吗?就算我不小心吧,以后我会注意………不要一直这样高高隆起,这样不好看,快去解决吧。」美伦早已好计算这样的说词,会让少年更兴奋。
美伦还不放松,继续说:「去厕所自己解决,很快就变老实了吧。」

彦平的脸像火烧一样的红润。

「老师!!」本来低下头的彦平,抬起头正面看美伦。

美伦自以为很自然的看他,但彦平向美伦逼近一步。美伦觉得裤子里的肉棍在跳动。

「这是老师不好!!」彦平突然用强大力量抓住美伦的双肩。虽然短暂的瞬间,美伦的心理产生恐惧感。可是,在这个阶段很轻易就被暴力奸淫。美伦自己订的计划就会遭到破坏。而且女教师的立场,非常不光荣。

「不错,是我不对,你镇定一点,老师给你解决吧……你是希望这样。彦平……我知道。老师……会负责的!」为了不给对方乘虚而入的机会,美伦故意说好多话,确实发生效果。

彦平露出困惑的表情看美伦。好像在揣测刚才听到的话的真意。「那是……什么意思」

「是老师不好,所以老师跟你弄,这样可以了吧!」温柔的握住彦平的手……

好像彦平的脸更红了,隆起的裤前像在动。美伦坐在椅子上,视线转到彦平的裤子上。然后就在裤子轻轻抚摸隆起的部位。当手掌上感到坚硬的感觉时,美伦有了轻度的目眩。尽量忍耐并装出平静的样子,把裤前的拉链慢慢的拉下去。
美伦的手指微微颤,必须要尽最大努力不让彦平发觉她有这样的期待和已经兴奋。如果这时彦平大叫:「老师!不要误会!!」不知该怎么办。

如果说:「老师不要想歪了,我没这个意思!」做为老师就没有辩解的余地,所以不安使她手指颤抖。可是彦平丝毫没有拒绝的样子,乖乖的看着美伦的手。
「拿你这种孩子真没办法。」美伦狡滑的把责任推给对方,好像自己是被害者一样的看了彦平一眼。

拉链全部拉下去时,勃起的肉棍连同内裤突显出来。美伦从内裤的开口伸入雪白细嫩的手指。首先摸到耻毛,然后碰到又硬又热的肉棍。

「唔……」仅是如此好像已经受到很大的刺激,彦平的手开始发抖。

「很不容易出来,这东西真大!!」美伦要演出的像大人,但声调显然比平时高很多。

「老师……快一点……」彦平像女孩一样夹紧大腿扭动身体,仅用手指摸到,就快达到界限。因为过度膨胀,很不容易从内裤拉出肉棍,美伦急得用力拉。
这样一来,肉棍在窄小的空间更激烈磨擦。

「终于出来了!!」从内裤里冒出来的肉棍,已经有超过大男人的样子。他的长相是可爱的美少年,但阴茎却这样雄伟……

—讶的看时,彦平突然大声说。「老师!握住l握住!!」

在彦平的要求下,急忙伸手去握肉棍。这时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就从脉动动的肉棍前端射出白浊的液体,来不及闪躲,击中上衣的胸口,像涂上一层浆糊。
∩是射精一次并没有结束。第二次、第三次的接连射精,毫不可惜的有大量黏液射出,美伦的上衣到处沾满精液,在两个人的身边充满独特罂粟花的味道。
美伦一点办法也没有,只有交互的看着手里的阴茎和身上的精液。最近是只有和洪校长性交,所以对年轻肉棍的魅力感到向往。全身像火一样热起来(所谓「欲火焚身」),特别是下体的肉缝里有难耐的骚痒。美伦现在是看到靠自己的手指绝对无法得到的快乐泉源。

不久后才拿起手帕默默地擦拭白色的污物。可是因为份量实在太多。擦不到一半,手帕就湿淋淋的不能用了。用携带的纸巾总算解决沾在上衣的部分。可是对眼前委缩的肉棒不能不理。只好用剩下不多的纸巾仔细的擦拭。

在这段时间里,彦平靠在钢琴上,呼吸还没有恢复平静。

「射出来的真多……」为缓和尴尬的气氛,说着无谓的话,美伦想把软化的阴茎推回到内裤里去。这时候发生突变。软绵绵的阴茎又慢慢变硬。发现变化后,美伦的手不动了。阴茎很快变成铁一般的硬。和洪校长在一起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验,美伦在惊讶中也有一份感动。男人在射精以后就结束……

这二年一直受到这种先入为主观念的支配,所以惊讶的程度也特别大。这时候,彦平开口说话了。「老师……不要光是手指,让我干吧!」??少年的声音像大人一样镇定。射出精液也是射出兴奋,所以年轻的男人射出一次后,反而能镇定的向下一次挑战,可是美伦不了解年轻男人的身体。所已露出疑惑的表情看彦平。虽然这是淫邪的话,但正大光明的说出来,美伦几乎不加考虑的要点头了。
「你……你说什么?」虽然立刻这样反问,美伦知道让他逐渐接近的计划,确实是向好的方向进行。也就是逐渐进入……

女老师绝不能诱惑学生,但对学生强迫性的态度,只有屈服的模式。「不能做出超过的事。彦平,对不对?」

美伦的口吻绝不算严厉。不只是温和,甚至有温柔的嫌疑,当然彦平不知道这是女教师的手法。

「不行!!我想!这是老师的责任!!」

「不是的!!老师是听从你无理的要求。我们是师生关系,不可能超出现在的情形,不要让老师难堪!!」美伦一面说一面抓几次上衣污垢的地方,如何能让彦平看起来她的样子更婀娜多姿,她是充分了解的挑拨行为。

彦平握紧肉棍上下磨擦。那样子完全像小孩子不如意时撒娇的样子。

「做这种事,不乖的孩子。」美伦假装制止少年淫邪的行为,抱住少年的腰。脸碰到肉棍感到又热又硬。

「你要忍耐,已经结束了。」美伦一面说一面摇头,所以肉棍和柔软的脸颊磨擦,肉棍更为勃起。

「老师……」彦平用一只手抓住老师摇摆的头发,另一只手握住自己的肉棍,扭动屁股想强迫塞入美伦的嘴里。

「唔……不能这样……不可以……不可以……」美伦本闭上嘴就可以,可是她却故意说出拒绝的话。这样一来,反而使少年的肉棍进入嘴里。

「不能……不可以……」然后正如美伦的盘算,完全膨胀的肉棍的一部份,塞入美丽的女老师嘴里。

〈到女老师的表情很痛苦的样子,彦平的欲火也更强烈。事情演变到如此,就不能中途罢休,如果停下来,说不定会用什么方式控告,不管怎么样要达到强奸的程度。而且有意想不到的发展,使彦平本身吓一跳。他没有想到这么顺利的做到让老师吹喇叭。能藉用美丽的音乐老师,也是幢憬的对象江美伦老师的手,已经享受到有如作梦般的快感。现在能更进一步,让老师用她的樱桃小嘴含着他的肉棍。

「啊……老师!好舒服哦!!」彦平忍不住叫出来,本能的前后摆动下体。
这样一来刺激感更强烈,性感也更高昂。从女老师的嘴角流出积存在里面的唾液。彦平看到这种样子就想到,能把象征自己欲望的东西,射在老师的嘴里会多么爽快。这样的欲望在彦平的心里愈来愈强烈。

「老师……舔吧……好舒服……快用舌头吧……」彦平像撒娇的孩子,用双手抱紧美伦的头,用肉棍拼命地在女老师的嘴里抽插。原来还有这样强迫塞入嘴里做活塞运动的方法……

这样年龄的少年对性的事非常关心,也会吸收。在大人而言没什么稀奇的口交,对少年来说还是陌生的世界。彦平对自己偶然的构想感到很满意。

∩是从开始就有计划的江美伦,是正如下怀。如果女老师诱惑男学生,将会是社会上的一大丑闻,教师的职务就不保了。所以必须采取受到男生胁迫的被害者立场。同时也让学生知道老师是被动的,这样才能保守秘密,现在正形成这种状况。

美伦机乎完美演出受到暴力摧残的可怜女教师的角色。「哦……」塞满在嘴里的阴茎,随着美伦摆头向左右摇摆,从阴茎传到大脑,美伦忍不住发出哼声。
美伦看着少年红润的脸。她心里在想,看起来你是施暴者,实际上要做我的奴隶……

美伦克制自己不要把内心的快感表现出来,听从彦平的命令活动舌头。肉棍更火热,好像快要爆炸的样子。和刺激半天还不勃起的洪校长比较,简直是天壤之别。一面舔一面想起刚才的射精,就突然觉得自己大腿根的蜜洞里一阵火热,而且同时产生身体要溶化的感觉,肉洞里开始……

一面吻着学生的阴茎,一面拼命夹紧大腿,屁股沟正对着椅角扭动,这样能使美伦自己也产生性感。就在这时候,彦平的身体突然变僵硬,阴茎一阵颤抖,猛烈射出白色液体。

美伦当然不会感到慌张,但做出厌恶的表情,更猛烈摇头,同时她的舌尖好像催促更多的射精,在龟头下方磨擦。

情的射出之后,大概是因为第二次的关系,彦平的呼吸急促,一屁股就跌坐在地上。美伦坐在钢琴的椅子上,上身伏在键盘上,肩头不断地颤抖。如果第三者看到,一定以为她在伤心,而美伦也是有这样的目的,实际上她并没有哭。
这个男孩会不会照就这样回去?还是。

美伦的期望当然是后者。如果他回去了,只是被强迫做了屈辱的行为,什么东西也不会剩下来。另一方面,彦平因为连续射出两次,感到满足,同时也有一点空虚感。现在这种状况可能不会再有,就觉得做梦都想到的真正性交的机会也会失去,因此产生要干就只有现在的念头。

「老师,对不起。可是,因为老师太有魅力……」喃喃的说着,站起来来到美伦的背后,拉开披在肩上的头发,在雪白的颈上轻吻。

「你太狠……太狠了!!!」美伦做出哀怨的表情,回头看彦平。

〈到美伦的眼睛里有泪珠,彦平就用舌头舔,然后把自己的嘴压在还有精液味道的女教师嘴上。美伦用双手做出推开对方的动作,当然她知道这样会增加少年的更多欲望。果然,彦平拥抱的力量更加强,不停地追逐逃离的美伦的嘴唇。
美伦做出挣扎的样子,坐不稳就跌坐在地上。

和女老师的一阵纠缠,使得彦平的阴茎又开始勃起。美伦好像屈服于少年的体重躺下来。啊!!又变大了!从裙上感觉出阴茎的硬度,带着更大的期待感,美伦继续演出被虐待的角色。

彦平从白色上衣上抓住乳房。想挡开这个手时,另一只手立刻潜入裙子里。
惟有在时候,美伦用力扭动身体。那是因为不想让少年知道肉洞里已经充满润滑油。

三角裤下面已经被淫水沾湿,因此做女人的羞耻感出现。如果少年说:「你这样湿淋淋,原来早就想性交。」就无话可说了。可是美伦真正感到难为情时,反而使少年更认真。难得能进行到这种程度,到最后关头失败的话,过去的苦心都白费。

彦平和一般童男一样,性急的把美伦的身体仰卧过来,像柔道的方法控制女老师上半身的自由,眼睛看不停摇动的屁股。抓住裙摆慢慢地拉到腰上,立刻看到美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