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女同事参加高之虐俱乐部

女同事参加高之虐俱乐部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到两个调教师站在我的旁边,今天她们两个的穿着已经和往日有着非常大的区别。首先是她们的头发盘在了头顶,看上去精神许多,她们的脸部画了浓浓的烟熏妆,妖艳而美丽,一张严肃的面孔仿佛表示着她们的身份。往下,一个穿着紫色束腰,一个穿大红色的束腰,两个人的乳房被束腰托着,衬托在外面,显得丰满、圆润。再往下就是紧紧包裹着双腿的紫色和红色的皮裤,一直延伸到大腿根,两人都穿了黑色的16公分的高跟靴子,将裤腿包裹在里面。下体也被裸露着。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们身体的线条,说实话她们的身材都不赖。特别是她们的乳头上也穿着乳头环,只是比我现在的这个要小一号。她们的手上套着相应颜色的手套,整个一副标准的女王打扮。 她们在我的床边一个车子旁边站着,用眼睛注视着我。「醒了?等了你好半天了,为了确保你休息好,我们都让你睡到自然醒,时间不早了,现在已经是下午3点,晚上8点就要举行开业盛典,你可是主角,快起来打扮吧。」 说完她们拉着我走到卫生间,将我洗了个干净,然后迅速的把我拉到刚才睡觉的房间坐到床上。她们两个一个给我化妆,一个给我盘头发,弄完以后她们让我站起来,首先在脖子上给我套了一个宽大且厚重的鲜红色脖套,这个脖套的四周分别有4个钢圈,套上脖套以后我的头已经不能低下,只能仰着头。 然后她们给我穿了一双肉色的很普通的长筒袜,接着她们就开始给我穿一件连体式的鲜红色皮衣,这套皮衣的材质很软,并且无论是光侧程度和细腻程度都是一流的。首先是脚,这件连体衣是把袜子的部分也连了进来,在穿脚的时候,明显感觉到皮衣的尺寸要小一号,裤腿管都要比我的腿细一些,这就是给我穿长筒袜的原因,有了丝袜穿在外面,我的双腿轻松的滑了进去,接着她们使劲往上提,穿好了臀部。现在从臀部到我的脚尖,皮衣完整紧密的贴在我的皮肤上,将我的下半身曲线显露无疑。 皮衣开口是在背后,但不是拉链,而是像束腰一样需要用绳子收紧的。她们在我的双手上涂了一些爽身粉,然后将我的手塞进两个袖口里,一直将我的每一个手指头都穿进去以后再慢慢的将皮衣的其他部分套上去。皮衣的身体部分很大,除了两个圆形的洞,将我的乳房露出来之外,其他的所有部位都严密的包裹起来,甚至是脖子的位置。 她们用力的将身后的收紧绳收紧,皮衣将我的腰勒得更细了些,而现在我的胸部已经是C+罩杯的,两个小小的圆洞似乎小了点,所以两个肉球被小一圈的洞口勒紧,显得格外的饱满和圆润,特别突出的挂在胸前。穿好以后她们推了一块镜子在我的前面,在镜子里面看到的我,昂首挺胸,穿着鲜艳的红色套装站在床边,头顶上的头发盘的玲珑别致,脸颊两边垂下两缕头发将我的瓜子脸显得格外的动人,脸上的妆不是浓妆,但是又比淡妆要浓一些,整个脸透着淡淡的晕红,眼线和眉线以及眼影将我的大眼睛缩小了一部分,变成了狐狸眼、媚眼,而嘴唇被涂上了厚厚的鲜红色的唇彩,显得格外性感。整个一张脸一看就是一张正在发情的淫荡脸。 身上的鲜红色皮衣透露出我凹凸有致的身体,没有一丝褶皱,特别是身后臀部以下的曲线显得完美而迷人。被皮衣挤出的两个乳房圆润而饱满,就像熟透的大桃子摇摇欲坠,下体露出一丝黑色的阴毛,在阴毛中闪着金光。这套衣服的下体开档比较小,完美的包裹了我的臀部,但是有效的留出虐待我的下体的空间,金黄色阴蒂环在阴毛中若隐若现。 她们将镜子推开,「很满意吧?木木已经在一个月前就找最好的裁缝给你定制的这身皮衣,专门这个皮衣的材料就价值不菲呢!看我们身上的这个和你这个根本就无法比。呵呵,来,接着穿!」 她们拿过来一双黑色的18公分的高跟小短靴,长度正好在脚踝的地方,将我的脚面全部包裹住。如果是穿丝袜的话,配凉鞋是最好看的,不过现在脚上是鲜红色的皮裤,这种靴子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靴子是在正面用鞋带系紧的。 随后她们在脚踝的位置给我套了两个黑色的皮拷环,分别挂了一个小锁锁死,小锁挂在脚踝的内则,而两边脚踝外侧还有两个小小的钢环。再往上,她们给我套上了同样颜色的单手套,但是这个单手套比以前用过的所有的单手套都要紧,在背后一直包裹到我上臂末端,恨不得我的上臂都要在背后靠拢在一起了。完成了这些以后她们就没有了动作,似乎完成了捆绑。 她们把我扶到床上坐了下来,给我喝了营养液以后说到:「现在是6点半,还有一个半小时就开始了,我们已经把你按要求装扮好了,剩下的时间我们等着就好了,不过有些无聊,我们吹吹牛?还是调教一下你呢?」 确实我也感觉到无聊,「我们先聊天吧,至于你们是否调教我就全听你们的了。」 「那你想聊什么呢?」 「这一个月以来我们天天在一起,但是我都不知道你们叫什么,如何称呼。你们和木木是什么样的关系呢?怎么会倒这里来?」 确实一个月以来我基本没和她们讲话,只是她们会很少的给我说说一些事情,所以都不知道如何称呼,而且一个月里面每天我都爽得死去活来,哪还有心思跟力气和她们说话。现在对我的改造也完了,身体感觉不到什么不好,精神好得很,何不聊聊? 「我们是木木在大学的时候通过网络认识的同好,名字就不用知道了,而且也没有M问S名字的,以后你叫我娟姐,叫她琴姐吧。我们两个是属于S倾向的,和木木一样,我们对M的要求基本上一致,很对胃口,所以成为了好朋友,但是我们三个中间,木木是最有思想的,所以我们就把他当大哥,听他的。在毕业以后的生活中,我们三个共勉,为了成为专业的S和调教师,就又去学习了很多比如心理学、医学、营养学、化学等等,学完了以后就在北京上海的SM俱乐部里面跑场子。3个月以前木木让我们过来帮他,但是没给我们说为什么,我们处理了很多事情,对两个俱乐部有了交代以后在一个月以前过来的。」 娟姐说完以后,琴姐接着说:「呵呵,虽然他不告诉我们,但是我们还是知道你就是小高,是个领导,也就是木木的领导,你们之间的虐恋我们都知道,木木以前很喜欢你,但是似乎你太过于淫荡,对他只要求性,而根本没有情感,所以木木觉得不能在你身上什么都得不到,就拿你去对付几个领导,然后当跳板坐上了现在的位置。」 娟姐又说:「其实我感觉木木还是挺喜欢你,从你身上这身衣服就看得出来,她希望你是最漂亮的,不惜花大价钱,而且你平时吃的那些营养餐和用得那些药物都是很贵的,之所以给你用,也是因为他知道你希望得到的至高无尚的快感,这些药品就是改造你,同时也保护你的东西,他把你献给几个领导的时候,那段时间他仿佛心情很不好,每天都会让我们陪他说话,但是没给我们说,我们是后来通过他的另外一个男性网友的地方知道他的这些事情的。」 「两位姐姐,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们,你们说木木喜欢我,他也给我表白过爱我,我和他从小就是同学,他应该是想得到我的,但是我和他之间有这么多的机会,为什么他不占有我呢?」 「小高啊,这是他最痛的地方,其实他到现在还是处男,他的心里面只有你,当他到你身边的时候,他想过要占有你,不过他选择了先给你你想要的,所以给你设计了那些装置,在对你好,关心你以后,当你的心靠向他的时候,他再向你表白,让你成为他的女人,他是想在那个时候再要你。当然他知道你不是处女,所以为了让你体会SM快感,他也不惜把你捆在树底下让陌生人轮奸。但是到了现在,你已经是几个领导的玩物,而木木现在需要依靠他们,他们已经是利益共同体,木木不可能反驳他们,所以我觉得他现在应该是虽然爱着你,不舍得,但是又很无奈,他们几个可以随时的用你,木木现在可能已经觉得你已经不是属于他一个人的,而是这么多人的公共性器,也许他已经嫌弃你,想放弃你了,所以现在他不要你,以后可能也不会和你发生关系了。当然这是我的猜测,我们没有和木木沟通过。」 娟姐说到,琴姐在旁边一个劲的点头。 听到他们说这些,我的心里感到一丝伤感,仿佛自己失去了一个最爱自己的人,但是又有一些绝望,不是对木木,而是对自己的未来,也许自己曾经努力坚持的自尊,自己努力保持的人格也许以后将不复存在,甚至也许人身自由也会不复存在,在这个俱乐部里服务一辈子……心理面的感觉让我表露出一脸的郁闷。 这时候琴姐站起来说,「好了,不说这些了,时间快要到了,来,调整一下心态,找到自己的位置和感觉!」 说完娟姐也点头站了起来。用手拍了我的肩膀两下。她们到那个台子上拿了一个巨大的塞口球塞进我的嘴里,这个塞口球的直径至少是6.5公分的,在口球向外的球面上固定着一个小铁环,我感觉这已经是我的嘴巴张大的极限。 然后她们在我的阴蒂环上栓了两根绳子,这个绳子不是普通的,而是像钢丝绳一样,是金黄色的金属,做成很细的链条,然后分别穿过我左右乳头上的乳环,一人拉一条,一左一右的站在我的旁边,突然她们两个对了一下眼以后双手向我的正前方猛的一拉,我感觉到莫大的疼痛,迅速的从床上站了起来往前走了一步。然后我看到娟姐用左手拉着链条,右手拿了一根细细的橡胶条朝我的屁股,后背,大腿后侧打去,而琴姐也是左手拿链条,右手拿了一块5厘米面宽20里面长的橡胶软板朝我的胸部,腹部打来。 她们一前一后,一左一右的打我身体的各个部位,同时拉动链条刺激我的阴蒂和乳头,又是疼痛又是刺激,我开始躲闪,这时候琴姐加大了力度打在我的胸部上,「不准动!」 疼得我立马停止了动作,老老实实的站好让她们打。琴姐接着说:「分开双腿站好!刚才和你聊天,我们可以像朋友一样,但是你要记住,你是M,我们是调教师,你是必须服从我们的,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我立即点头示意,然后分开双腿,这时前面的宽橡胶板就打在了我的阴部,同时也打到我的阴蒂环,虽然疼,但是也有些刺激,她们打了10分钟左右,我就一阵抽搐,喷津了。在我喷的时候,她们停止了,但是我一喷完她们就又开始,一直打了我30分钟左右,我的性欲已经完全被她们提到了顶点。 她们看了一下表,「已经是7点20了,我们差不多也该到大门口集合了。」娟姐说到,随后她们两个找来两块干净的湿毛巾把我两腿皮衣上沾到的津液擦了干净,不留一点痕迹,然后一左一右拉着两根链条拉着我朝大门口走去。新的阴蒂环确实非常邪恶,现在我每走一步都在自己摩擦阴蒂,快感一直充斥着大脑,走了一大半的时候我又高潮了,她们两个摇摇头笑一笑,拿过毛巾又把我的腿上擦干净,继续走。 到了大厅的时候我看到大厅里面一片黑暗,没有几个人,但是可以听到大门外面是一阵热闹的喧哗,这时木木走到我们的前面,然后上下打量了我,看得很仔细,然后用手摸了一下我的乳头环和阴蒂环以后点了一下头,随后他又看了她们两个一眼,也点头,就示意让我们跟着他。 我们跟着他走到了大门口,大门是关上的,她们让我走到大门正中间靠后的位置,这里立着一根铝合金细钢管,钢管有一个圆顶,在圆顶的下面引出来一根大约2CM粗的绳子,这根绳子从门缝里面延伸出去。钢管的高度差不多比我的肚脐眼低5公分左右,大概就是我的腰部的位置。她们两个一左一右架起我,抬起我的左脚跨过绳子,放了下来,绳子深深的陷入我的阴道口中间,我知道这是胯绳。那根高高的钢管顶在我的屁股后面,我知道我是不可能后退的,要想从这个绳子上下来是不可能的了,接着我感觉到她们将我的两腿并拢,在我的膝盖的位置用了一个皮圈紧紧的包裹起来,我的双腿也就不能分开,这样的话我就更没有可能从上面跨下来了。然后一块黑布从我的头顶盖了下来,我陷入一边黑暗中,只听见身后和自己的周围不停的有人走来走去,最后是听见几个女人的声音在我的旁边。 突然身边的所有声音没有了,门外面响了音乐,只是一个简短的开场音乐,随后木木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晚上好!」 欢迎来到『高之虐俱乐部』,我代表俱乐部对大家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对大家的捧场表示衷心的感谢!今天是我们俱乐部正式开业的大好日子,即将举行开业盛典,在盛典开始之前,我先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们俱乐部,首先这里是SM俱乐部,我们这里只对男S女M开放,也就是说,这里是所有S的天堂,同时也是M的天堂,更是SM爱好者学习和借鉴的学堂。S可以在这里释放压抑,释放不快,尽情的在M身上发泄自己的情绪而M则可以在这里体会到极致的快感,亲身感受身为一个女人的幸福!」 「S缴纳会费成为会员以后,就可以在这里享受服务,您可以在这里要求每一个M为您服务,您也可以要求让娜一个M成为您的专属M,也可以拥有独立的游戏空间,但是我们这里的M您不能带走。当然如果你自己有M,我们就可以给你提供更加专业的各种工具,为您创造最好的游戏环境,欢迎广大S的加入。」 「同时,我们也欢迎女性M加入,在这里您可以享受到专业的调教,您的性功能可以得到开发,您的身体可以得到保健,最重要的是在这里您可以得到最高境界的快感,真正体会到作为一个女人是多么幸福的事情,而且您可以拿工资哦。所以,欢迎广大有M趋向的女性皮衣联系我们,我们有多种合作方式与您合作!」 「SM爱好者们,您们可以把这里当成一个酒吧,当成一个剧院,这里每天晚上都会有SM演出,您们可以在这里学技术,只要您在这里消费就可以了,当您认为自己够专业的时候可以申请成为会员,或者成为专职M!」 「刚才说过,在这里只有男S和女M,所以进到我身后这个门以后女性顾客朋友就必须按照这里的规定换衣服,看到左手边没有?这里是换衣间,我们提供衣服租用给您,只有按要求穿着打扮好以后您才可以进入这里。」 「最后,隆重介绍一下我们这里为什么叫做『高之虐』俱乐部,虐的含义不用说相信大家都知道,而高的含义是这里高水品、高质量、高品质、高境界,大家看到这个大雕像了吧?我相信这是每一个男人梦想的女人,如果这样你的女人在你的面前,你想不想虐她?」 「想!」 外面发出不知道多少人的共鸣。 「这个雕像不仅仅是个雕像,上面的人正是我们这个俱乐部的女主人!是我们的头号M!她的姓氏就是高,高之虐的另外一层意思就是我们这里主要就是虐她!接下来让我们的女主人,头号女M出场亮相!」 说完我听到前面的门打开的声音,紧接着盖住我的黑布被人一下子揭开,场下立刻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尖叫声、欢呼声和掌声。几盏聚光灯照在我的身上,一时半会我看不清任何东西,片刻之后,我看见娟姐和琴姐一左一右站在我的前面,手中拉着那两根金链条。她们的身体也都被照得通亮,但是她们没有躲闪的意思,仿佛已经习惯了。接下来我看到从大门口到停车场中间高台之间的大理石路面被铺上了红红的地毯,就好像「星光大道」(星光大道?呵呵)而红色地毯的上方悬空着一条绳子,每隔50公分就有一个粗大的绳结,绳子绷得很紧,看不出任何的松懈,感觉就像钢丝绳一样的坚硬,一点晃动都不会。路的两侧拉上了警戒线,100多名保安分别站在两旁维持着秩序,不让任何人进入这个「星光大道」也就是不让任何人靠近我们,他们穿着统一的很精神的制服,身上带着钢盔帽,穿了防弹衣,腰间挎着两根橡胶警棍,仿佛在告诉所有人,不要乱来! 接下来放眼望去整个停车场内停满了车,保安的身后挤满了人群,保守估计至少有4000人以上,大部分是男的,只有很少的几个是女的。我看到这些人都被什么东西照亮了,但不是灯光的感觉,而且整个场地都是亮的,看到他们在地上的影子是在正前方,也就是说这个灯光是从这栋楼上发出的,然后从亮度和范围上来看,没有错,这栋楼的顶上肯定有一块很大的LED,就像在局院内木木向员工展示我一样,今天也是不例外的向所有顾客展示着我。她们刚才的惊呼和尖叫声肯定是看到了我的特写画面。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以穿着这么暴露这么淫荡,还被紧紧捆绑,毫无还手逃跑之力的形象出现在世人的面前,往日的精明能干、稳重成熟的小高主任,眉目清秀散发着青春之美形象已经变成了今日的浓妆艳抹,妖艳,淫荡,下贱的头号女M。心理面羞愧难当,但是我无法逃避众人的眼光,我正在被胯绳刺激着,绳子已经被我的淫水浸湿。 乳头和阴蒂正在被别人牵着,身体被牢牢的束缚着。我能有什么办法?我要这么去躲避他们?我甚至连转过脸都办不到!我无地自容,我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我想挖个坑把自己埋葬,我想结束这淫荡的生涯。这些事我的理智提出的想法。而我的身体,我的直观告诉我,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将自己完美的身材,完美的样貌展示得淋漓尽致,让男人看了就想占有,让所有女人看到都无地自容,也许她们会在旁边嫉妒,辱骂,但是没有用,我就是比你们优秀,而且我身上的这些捆绑你们行吗? 你们穿上这身有我漂亮吗?也许我的身体,也许我的内心深处在这种场景下正在发骚,大脑里面传来种种兴奋的感觉,就好像乳头、乳房、阴部、全身的皮肤都在被无数的人抚摸一样。我想真像木木所说的,我就是一个淫荡无比的女M,以前的那些形象只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现在才是我真是的面目,我渴望的不是尊重,不是成就,而是被无情的捆绑,无情的性刺激,无情的虐待,让我得到最高的快感,让我的身体得到最实在的满足。事已至此没有必要再想那么多了,顺其自然吧。 阴蒂感觉到牵拉的一丝疼痛,随后是乳头的感觉,娟姐和琴姐往前迈步走着,我仅靠着小腿细微的挪动着自己的双脚和身体。我走得很慢,而她们却走得很快,我的乳头和阴蒂被无情的拖拽着,疼痛和刺激弥漫着我的大脑。这时候我感觉到左右屁股分别挨了一鞭,这个鞭打没有停,一下一下的打着,我的后面还有两个人,但是我看不见,她们的鞭打和前面两人的牵拉都是一个目的,让我走快一点。但是这样的装束我又能走多快?速度是提升不了的,但是她们的牵拉和她们的鞭打其实就是一种表演,极大的调动了周围观众的情绪,观众们大声的呼喊着「走快一点、使劲打、打大腿、打胸部……」 慢慢的我走到了剧院大门的屋檐下,前面就是第一个绳结,绳子紧紧的陷进我的阴道中间,每走一步绳子都摩擦着阴蒂,阴道口,小阴唇大阴唇,阴户,以及肛门,虽然没有直接插入的舒服刺激,但是这样带来的兴奋也是不可小视的。 第一个绳结首先接触到我的阴蒂、阴蒂环,擦一下它刮过我的阴蒂进入到小阴唇的区间,这一刮一阵电流直冲我的大脑,很刺激,接下来绳结依次通过各个部位,随后又是第二个绳结。正如娟姐和琴姐做得测试,我全身上下最敏感的就是阴蒂,现在阴蒂不但被牵拉还被绳结无情的刮擦,刺激已经快要赶上AV棒,只是我走得慢,频率很慢而已。 我被前面的拉扯着,被后面的驱赶着,走了20米左右,高潮了一次,潮喷了,淫水顺着绳子往下滴,顺着我的大腿往下淌。观众中传来各种呼声、笑声、掌声。我继续的走着。 这时候木木又说话了:「头号M是我们这里镇店之宝,她与其他的M不一样,她不接受会员S的要求,她不服务于任何顾客,但是相信现在大家来到我们这个俱乐部的目的就是她,所以,她将固定时间在大厅演出,到时候根据演出的内容也许有人能够有幸来虐待她。还有我们会不定期的举行以头号M为主的比赛,到时候您也会有机会和她一同参加到比赛中对她进行施虐,而且只要您来到俱乐部,您就可以看到她,她就是我们的招牌!」 听完木木的话,招牌?立在停车场中间的高台上,我将在里面成为雕像?最好的宣传?最好的招牌?我马上想起那个高台,我将眼睛聚过来盯着高台看。这时的高台和一个月前完全不一样了,台子的上方立着一个透明的小房间,除了底部,5个面都是透明的,每条边是不透明的角钢做成的,看得出来应该是很坚固,其他的内容现在还看不清。 我们5个终于慢慢走到了高台的台阶下,100米的长度,200个绳结依次经过了我的下体,途中高潮了4次,但是这样的摩擦应该很疼才对,但是我没有感觉到,而且这些绳子看起来很粗糙,但是经过我的下体的时候却不是想象中的那样,也许是经过了特殊处理的。我的前面立着一个和大门里面高度相同的不锈钢管,我已经走到头,不能再走。这个时候娟姐和琴姐退回来弯下腰解开我膝盖上的皮套,继续在前面拉着我的阴蒂和乳头,让我走到那个透明小房间里面。 这里面没有灯光,靠LED显示屏和几个聚光的追光灯一直跟着我们,现在这个房间也算是照得通亮。娟姐和琴姐先弯下腰在我的左右两边的地板上找什么东西,随后我的脚被她们两个一人拉向一边,突然觉得两只高跟鞋陷进什么东西里面,深度很浅,但是明显的感觉要矮了一些,同时也感觉到脚陷进去以后就不能左右移动,随后突然觉得鞋底和鞋跟被什么东西卡上了,两脚被固定以后,我踩着18公分的高跟鞋,双腿呈60度大大的最有分开,下体进一步暴露出来。 紧接着身后单手套被娟姐和琴姐向上抬高,我被迫弯下腰配合她们,抬到差不多和我的肩膀平行的时候,她们将单手套拴在什么东西上面进行了固定,然后我看到娟姐把手伸到我的头前面不停的摸索,我就纳闷了,她在找什么呢?娟姐找到了东西,我仔细看,是一根透明的绳子,虽然是透明的,但是仔细看还是看得出来,就像那种加粗的鱼线,只是比鱼线做得更透明而已。 她讲这根透明线穿过口塞前面的小钢环,用手托着我的下巴向上抬,同时收紧绳子,几乎让我抬到了极限后,将绳子打结固定。这时我的脸就是正面对着正前方,也就是前面的人可以清楚的看到我脸上的表情,此时我的正面正聚集了很多的「观众。」 他们都目不转睛,聚精会神的盯着我。接下来我已经看不见下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能和观众进行眼神的交流…… 我感觉到乳头环和阴蒂环上的绳子被取了下来,取而代之的另外的什么线拴在上面。然后我听到娟姐和琴姐向我的身后走去,他们走出小房间,拿出锁将房间锁上,然后我又听到了一阵机器启动的声音,机器的声音后面是观众的惊叹声,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马上我就知道了,两根我训练时候用的那种大小的电动棒插进了我的阴道和肛门,一个小东西顶到了阴蒂。 这时我感觉场上的几个聚光灯离开了这个小房间,但是马上小房间的各个角落,各个边,突然亮起很多小射灯,整个小房间里灯火通明,而且比刚才还要亮,刚才的时候身体下面还有影子,而现在我身体的各个角落,房间里面的各个角落都没照得清清楚楚。突然我感觉眼睛被远处发来的光线刺激了一下,我的头虽然不能动,但是我抬起眼睛顺着光线找了过去。 在对面的山顶上立了一大块LED,LED上面的图像正式我现在的这个玻璃房,顶端显示着俱乐部的名字——「高之虐俱乐部。」 而画面里的人物就是我,身体被鲜艳的皮衣紧紧的包裹着,配合脚上的高跟鞋展示出无论是双腿还是身体凹凸有致、性感的曲线,皮衣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泽,更加让主要人物显得突出。 我弯着腰,双手被紧紧包裹在身后极大的向上翘起,仰着头,展示着自己的脸部正面,大大分开的双腿中间,从地面上平行伸出两根钢管,钢管的顶端是两个巨大的电动阳具,但是现在只能看到阳具的末端了,前面的一根钢管上还附着着一个像AV棒的东西,只是头部比AV棒的小很多,上面布满了细小的硬毛。 整个画面中只有我,没有那些不和谐的绳子,仿佛就是我自己将双手放在身后抬着头,挺着胸,崛起屁股自己插在巨大阳具上一样,特别淫荡,特别能够扣人心弦。原来我所做的「宣传」还不仅仅是在俱乐部里,还做到了外界,相信从附近的路上过往的车辆都会看到这个画面,都会看到我。 木木他们真舍得投资,剧院内,剧院外,以及山顶上这几块LED应该就要花不少钱吧,不过从宣传的角度上来说,确实是非常有效的户外广告宣传,再加上我作为宣传的内容,相信宣传效果应该是非常之好。这时候下体的东西工作起来,强度要比训练的时候弱一些,乳头上传来一阵阵电击,阴蒂上除了电击以外还被震动着,这种AV棒的刺激确实比那种大圆头的要强许多,但是比不上两个大圆头夹着阴蒂震的厉害。快感迅速席卷我的大脑,我微微的扭动着身体享受着刺激。随后我强烈的性欲让我陷入到自我陶醉之中,不再去在乎看我的观众,更不在乎周围的灯光,不在乎身边的语言,不在乎任何事情,我只想高潮,不停的高潮…… 这时木木说话了,一部分人群离开我聚集过去,但是我已经没有心思去听木木在说什么了。过了一会之后,我看到绝大多数观众,不管是之前听木木说话还是在我周围的,都跑到我右边的停车场边缘的一块宣传板面前停了下来,个个都在很仔细的看,甚至有些用手机拍照,有些用笔记录,仿佛是什么通知之类的东西。过了一会以后人群都进到了剧院以内,只是时不时的会有人过来看我而已,我独自在透明小房间里面舒服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院子里面的车已经所剩无几,我的周围已经一片寂静,黑暗的天空出现一丝曙光,我已经在这里渡过了一整个夜晚。过了一会,天蒙蒙亮了,对面山上的LED熄灭了,我想着,也许我可以解放了吧? 这时我听见身后开门的声音,心理面一阵狂喜。然后我看到娟姐走到我的前面看了一下我,用手摸了一下我的脸,随后我的口球在我的脑后被解开,但是马上一根吸管塞进来,让我喝完了一大杯营养液,还没来得及让我舔一下嘴唇,大口球就塞了回来,固定好以后娟姐她们就向外走了。我慌了,她们不是应该来解开我的吗?我「呜呜呜呜呜」的表示抗议,但是换来的是我屁股上的两巴掌。随后门被关上,机器不停的工作着,此时对面山上的LED又重新亮了起来…… 接下来的5天,我依然被放在这小房间里面保持这个姿势,保持着高潮没有动过,但是这几天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的客人都很少,我有些纳闷,娟姐和琴姐认真负责的顶点来给我喂营养液。到了第五天的晚上1点,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客人,只有停着的几辆车,可能客人们已经在里面开了房开心去了吧,应该是不会走的了。 娟姐和琴姐走进我的小房间,这一次是真正的把我解了下来,但是只是解开了固定我的东西,收起了两个大阳具,她们扶着我在地上做了一会,让我稍微恢复一下,这是我突然想到我的水这么多,这几天高潮这么多次,我的淫水呢?都到哪里去了?我四处张望着,最后就在我屁股下面的地方发现了下水道口,被我的屁股遮住一大半。这里正好是我站在上面的时候阴道正对的位置。休息了10分钟左右,双脚能动了,她们便左右搂着我扶我去了浴室。 到了浴室里面才解开了我身上所有的「装备。」 娟姐带我进了浴室泡澡,而琴姐着拿着我的装备出去了。过了一会,琴姐回来了,她们像以往一样让我一边泡澡,一边给我按摩。 「今天按摩多久呢?姐姐!」 我问到。 「两个小时。」 娟姐说。 「姐姐们手不酸吗?不按了吧,我多睡会就好了。」 「呵呵,还挺心疼我们啊,没事的,这是我们的工作,而且也都做习惯了,没什么的。」 琴姐说。 「我要在里面呆多久啊?是不是以后我都在里面成为俱乐部的雕像了?」 我不安的问道。 「现在你要在里面呆一个月,一个星期下来休息一次,目前我们只知道这个。」 琴姐说。 娟姐马上补充到:「不会的,木木怎么会舍得让你在这里当雕像,只是他肯定自由安排罢了,放宽心去享受!呵呵……」 娟姐给我的感觉很成熟老练,很体贴,也很温柔。而琴姐呢比较活跃,孩子脾气,有什么说什么,比较耿直,但是对我也还是很好的。当然在调教我的时候,她们两个都是恶魔!大家又陷入沉默,她们继续给我做按摩,而我也在享受着。 「这几天生意怎么这么差啊?」 我随口问到。 「你不知道啊?」 琴姐问,我摇摇头。「都去准备了呗……」 琴姐话还没说完,娟姐就瞪着琴姐打断了她的话。 「呵呵,既然不知道的话那就一直都不知道吧,到时候你会知道的!看来我们的头号M思维挺活跃啊,喜欢刺探军情!像你琴姐这种大嘴巴,什么时候说漏嘴了就完了,所以为了避免这个情况的出现,我决定每个星期在你休息的时候,只要我们和你在一起就要堵上你的嘴巴,免得你琴姐傻乎乎的。」 娟姐打趣似的说到,不过我感觉准备什么东西,不能让我知道,肯定与我有关。随后便拿了小号的口球堵住了我的嘴。现在的我已经习惯了各种各样的虐待方式,已经都无所谓了。 第二天的傍晚7点,她们两个给我穿上了上次的装备,从口球到脚,到单手套等等一样不差,可以确定的是,这套衣服在昨天被琴姐交给清洁工认真的清洗过了。她们两个带着我同样是先走过了「星光大道」让那根绳子吃透了淫水以后,走到了玻璃房里。里面的东西变了。中间出现了一个圆形的台子,看得出来可以升降,圆台子的中间立着以前以后两个大电动棒,和上次一样,前面的那根电动棒上附着着AV棒。 我被带到圆台处,两人让我蹲了下来,蹲到最底,两根棒棒正好全部插进去,AV棒也正好顶到阴蒂。然后她们升起这个台子,大概50公分样子,然后在我膝盖窝的位置穿过一根透明绳子,然后将绳子栓到小房间两边的挂钩上,接下来她们用透明的绳子将我的脚踝与大腿根反复的捆了好几圈,捆得特别紧,我想分开一点都不可能,现在我已经无法再伸直双腿了,随后又用一根透明绳子将我的两个鞋跟和中间那些器具的钢管捆在一起,确保我的脚不能再动。 再往后,她们拉着我的上身往后靠,让我背后的双手撑到圆台上的时候,将单手套的环固定在了圆台边上的某个地方,然后又用一根透明线穿过口球在脑后的皮带链接到单手套上部中间的一根皮带上,用力拉紧、打结。最后就是给我的乳头和阴蒂接上电源以后,又将下体的两个电动棒,特别是前面的AV棒升高了一些,确保良好的「接触」之后,她们锁好门打开器具就走了。 现在的我在里面就好像是蹲在地上呈一字型向两侧排开自己的双腿,让自己下体的两个洞大大张开插在大电动棒上,因为太舒服,我的上身向后倒,用双手撑在背后支撑身体,然后仰着头仿佛在大喊,舒服、太舒服。 这个姿势下确实因为两个洞大大的张开,阳具都插得很深快感要强烈一些,我感觉自己的高潮频率要比上周的高,同样的我在里面也呆了一个星期。 第三个星期是将我绑成金鸡独立,用脚踏在墙上,大大张开自己的下体接受刺激的样子。第四个星期则是做了两个假人,一左一右,左边的这个有一根假阳具,右边的那个的下面立着两根假阳具,然后将我固定成,用双手撑在膝盖上支撑重量,弯着腰,撅着屁股前后同时被插得场景。 后面的两个星期个人开始多了起来,感觉一天比一天生意好,相信我在这里辛辛苦苦打的「广告」是收到良好的效果的。而我也都被看习惯了,就好像已经觉得那个台子上就是我的岗位一样。四个星期结束了。28天,离一个月还有两天,她们两个把我解下来以后给我做了很好的恢复按摩已经补充营养等等,做得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还要认真。第29天让我休息了一天,但是只允许我在房间内。第30天得时候,一大清早她们就把我带到了那个有测试敏感度机器的房间里面。 她们首先让我喝了一大瓶什么东西,这个东西的味道像营养液,但是又不像,要酸涩很多,又在我的阴蒂上和阴道里面涂抹了一些药膏以后,将我大字型的绑在屋子中间,戴了塞口球。在我的太阳穴、乳房、乳头、阴道里面、肛门里面、阴蒂等地方要么贴上电极,要么夹上夹子,但是这些东西上没有电流来刺激我。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我逐渐感觉到体内燥热,阴部在流水,一种强烈需求的感觉充斥着我的大脑。 又过了10分钟,我已经感觉瘙痒难耐,开始不停的扭动起来,这时我听到娟姐说:「可以了,达到顶点了!」 什么可以?什么顶点?我想要啊,插我,插满我,我要高潮。我感觉再不得到的话就要欲火焚身了一样。就在这时,大阳具伸进了我的阴道和肛门,真实雪中送炭啊。然后像我被调教时候一样给我加上AV棒,电极、电夹这些东西以后,已经达到了最强刺激,我疯狂的享受着这些快乐,我感觉到达了人间天堂。 我以20秒一次的平均速度高潮着,每次高潮平均喷30秒左右,喷完以后20左右又高潮,又喷。就好像我的下体在间歇喷泉一样。两个小时过去了,我仍然在继续高潮着,感觉自己的需求仍然没有被满足,仍然想要,体内的欲望在继续燃烧。又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我感觉仿佛需求不是那么旺盛了,但是还是有些想要,这时候所有的东西停了。娟姐说到:「2小时35分钟,性欲开始下降。」 随后娟姐打了电话给木木说:「最强刺激,2小时35分钟保持顶点性欲。」然后看到娟姐不停的点头。挂掉电话以后娟姐和琴姐把我解了下来,口球没有解,就带我去医务室做全身检查去了。检查完以后让我好好的睡了一觉。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窗外一阵阵的嘈杂声吵醒了……